梅雨入り

墨觚.
个人介绍详见2017.08.19蘑菇食用说明.

【文豪野犬】【太芥】无神论者的神

          拖了这么久才产出来 实在是非常抱歉(:3【跪

  • 原本打算摸摸陀思的底细…然而看漫画这个进度(:3

    趁着细节设定还没出来玩点私设 陀思的能力是要依托给人施洗的特殊姿势才能发动的类型

  • 很短…只能算是一个意识流小段子…说实话写的时候我自己都嫌弃它ry

          原作向和战斗场面对我来说还是太难辣瓶颈了很久…但是脑海里突然跳出来一个句子 感觉太适合这个梗了不写会后悔…于是就急急忙忙地弄出来了……还望谅解……

          你们猜猜是哪一句呀【你走开



以上 接下来请欣赏《就一千来个字你还好意思叫更新(抽打)》


++++++++++++++++++++++++++++++++++++++++++++++++++++++++++++++++++++++++++++++++++++++++++++


「无神论者的神」




「我的名字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异能是,代替这世上并不存在的神明,向罪人降下至高无上的死亡之责罚。」

——「鄙人名为芥川龙之介。异能恰好是,能够将存在或不存在的神明拖入无间业火的地狱之门。」



++++++++++++++++++++++++++++++++++++++++++++++++++++++++++++++++++


无论多么熟悉,血腥的气味都令人不快。

那是,生命流逝的气味,冷酷无情的,对无能为力的弱小人类表示轻蔑的气味。



比起皮肉撕裂的伤口的疼痛,更讨厌的果然还是血液腻人的质感。那股腥味塞在嗓子里,实在是呛得难受。于是芥川龙之介干脆捂住口低声咳嗽起来,将喉咙里粘稠的血咳出来。他看着自己骨节分明的手指上沾了鲜红的颜色,相比之下肌肤像是一层薄纸,苍白得几近枯槁。


还真像是一副已死之人的皮囊,芥川龙之介这么想着,将手上的血迹随意地往风衣上一抹。本来颇刺目的色彩落在夜一般黑的底子上,瞬间便黯沉下来,只留下了无生气的斑驳,看不出曾是鲜活流动的什么东西了。


“你这又是何苦呢。”那男人看着他如是说了,语气平淡得仿佛他真是俯瞰众生的神明,“你这样遍布疮痍的躯体,已是站立都费力了。”

“我是自绝望的泥淖中挣扎出来的残兵败将,并不会因这样的小伤痛就停下来。”

“这样的漂亮话听起来,与你不甚相称。”

“随你怎么说。”


芥川龙之介又咳嗽起来。像是受了主人的命令,沾染了血渍的黑衣下窜出长着獠牙的凶兽来,嗅到腥甜似铁锈的空气,更加狂乱地咆哮。


——“罗生门。”


必须。必须尽快将那个男人吞食殆尽,芥川龙之介稍稍攥紧了手。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异能已经被见识过,正如他所说,是强硬蛮横地给人带来死之命运的,那样理不尽的能力。只要他神明一般伸出手,向罪人头顶作出恩赏的动作,一切就都结束了。

那个人自称贫血体弱,看上去也确实如此。但是,他的表情是波澜不兴的,带着凌驾于世人之上的,绝对的傲慢。


是呀,怎么能不傲慢呢。他是替神行使权力,向有罪的人施以神罚的人。他之所以能拥有那样的傲慢,正是因为他知道这世上不可能有无罪之人。七情六欲无不是罪,毒口恶行更是大罪。像自己这样,在血海仇池中生活的罪孽深重者,在他看来简直是非死不可,无可分辩的。纯洁无瑕,不必受神惩戒的人,是哪里都不存在的。

——不,或许世上真的存在一个那样的人,是神也拿他无法的,绝无仅有的人。在那个人面前,就连神的惩戒也只是苍白无力的可笑之物,是无法玷污他的纯洁无瑕的。


是那个人呀,比神更加高洁尊贵、又比魔鬼更加不讲道理的,那个不可思议的人呀。

除了那个人,再无谁有资格对我施以居高临下的嘲笑。


“你在分心。”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声音被炸弹的爆鸣声盖了过去。黑兽张开贪婪的血盆大口,嘶吼着吞噬掉欲图伤及它主的火焰和炸弹碎片。而那个人如幽灵一般,不知何时已至芥川龙之介身后。手机的扳机被扣动,子弹撕裂空气,从已有伤口的皮肤上擦过,又掠走一块鲜活的血肉。剧烈的疼痛仿佛在神经中跳跃,在哇啦乱笑,“这样下去你会死掉哟!会死掉的呀!”,这样叫嚣着。


“你的罗生门的确是非常强大,空间断绝也确实出色,但弱点就在于需要时间,还无法同时防御来自两方的攻击。”

“你倒是知道得很清楚嘛。”

“神总是应当全知全能的。”


芥川龙之介心中忽然烧起一股焦躁,滚烫的,让人想要咬牙切齿。

这个世界没有神,不可能有神。纵使有,也绝不会是这个人。天下地上,能够成为神的人只有一个。而那个人此时正带着讽刺的笑,在他脑海里对他吐出魔鬼一般恶毒的话语:


“芥川君的强大就只是异能的强大而已。”

“没有异能的人,反而能使你一败涂地。”


我不会败的。神明也好恶魔也好,强者也好弱者也好,谁都无法给予我死亡。所以您在看着我吗?您会看着我吗?——



“我想你也注意到了,我和你的距离正在缩短。”

——闭嘴。

“与你那出类拔萃的远程战斗比起来,你的近身战简直弱得令人怜悯。”

——这样的话只有他能说。

“我将会给予你,死亡的救赎。”

——“罗生门•業!!!”


呼啸的黑兽露出满口巨大的利齿,面目狰狞地向人扑去,欲啮之而后快。恶兽之主漆黑的眼睛里亮起了些许光,他露出笑容来,对神示以不屑的讥嘲。


“你没有资格给予我死,也没有资格给予我救赎。——因为对于我来说,死从来都不会是救赎。”他说,“我是身在法则之外,身躯已死而灵魂长存的人。在那个人允许我彻底死去之前,我都会活着。就算是神明或者魔鬼,都无法制裁我的罪恶。我不需要任何人来宽恕我。”


「能杀死我,救赎我,原谅我的罪,使我得到解脱的,只有我师太宰治。」



——“既如此,那我就成为神明和魔鬼,赦免你的死罪吧。”

不知何时出现的,正握住陀思妥耶夫斯基手腕的男人,向他露出不可捉摸的微笑。


认真地看,就会发现神的面孔。


评论(8)
热度(85)
©梅雨入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