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雨入り

墨觚.
个人介绍详见2017.08.19蘑菇食用说明.

【文豪野犬】【太芥】芥川龙之介的生活 (前)

  • 近乎癫狂地写了两天半 终于写完了 

  • 从来没写过这种20000+的大长篇 感觉还是挺爽的【x】

  • 电影《阿黛尔的生活》AU 剧情大部分跟电影走 由于剧情需要 三次梗引用有【不如说非常大量…xxx】 电影台词引用有 

  • 前半部分发糖 后半部分砍刀 所以分成两部分 只吃糖的可以只看这篇 但个人希望全部看完

  • 一大早起来就看到老公被虐了 伤心得像守活寡xxx写结尾都写得玻璃心卡拉卡拉的xxx

  • 写的时候很多感想 会放在后篇结束后



以上 这次不多说 放映开始


++++++++++++++++++++++++++++++++++++++++++++++


「芥川龙之介的生活」

 

 

初次遇见那个人时,年方十六岁的芥川龙之介还是个高中一年级的在读生。

仅是过着平庸无奇的生活,那般普通的人。

 

他也从未想过,这样的生活会有怎样的改变。

 

那天下了学,他和往常一样去接在另一所学校读书的妹妹。站在十字路口,手插在口袋里的少年面无表情地望向另一边的红色信号灯。

他的眼睛忽而被什么晃了一下。定睛一看,是马路对面一颗碧绿的宝石饰品,在阳光照射下晶亮发光。

宝石饰品被黑色的丝带松松地系着,便是个颇优美的领结了。领结的主人是位身材高大又面容俊朗的美男子,一双深邃的桃花眼微微眯起,目光向上越过人群,投向不知所终的远方。

芥川平日的生活可称得上单调,日日仅往返于自己的学校、妹妹的学校和两人居住的公寓而已。他生性淡漠寡兴,亦不善交际,从未注意过身边的同学里有无什么生得好模样的人。现下忽然见得一位这般美貌的男人,便不由自主地多看了一眼。那人是微微抬着头的,脖子上或许受了创伤,缠着雪白的绷带,倒是把他的脖颈勾勒出相当性感的线条来。芥川看着他,觉得他眼中只映天空,不盛世人的姿态虽略轻狂,却显出几分天真烂漫。

 

信号灯倏忽转成了绿色,静止的人群开始流动,对方便在五光十色的浪潮里忽隐忽现。芥川下意识地在人群中寻找,目光挤过一道道缝隙,终于又找到了那枚精致的领结。那男子腿长步子大,走路却不显急躁,反而有些潇洒随意的味道。他许是不知道有一位穿着制服的少年正盯着他看,只是保持着微微抬头的烂漫姿态从芥川身边走过。芥川这才发现他脚步竟那样轻巧,仿佛只是一朵夕颜花落在地上,无声的,风一吹便散去。

 

芥川心里飘飘的,只是往前走,差点撞上正站在信号灯边等着他的妹妹小银。

“……啊…!抱歉…久等了。”                                                                   

“真是的,哥哥在发什么呆呢?”

“……没有。回家吧。”

 

小银将信将疑地望了望他,用指尖捂着嘴轻轻地笑了笑,便跟着他一起迈开了步伐。

妹妹模样生得也非常美,芥川看了看她,在心里默默做出了这样一个他以往从不感兴趣的评价。

 

美。这个字眼也非常轻巧,轻巧到近乎缥缈。他又想起那颗碧色的宝石,和那人望向天空的眼神。

 

他下意识地回过头去,却看见那人在远远的地方,一头蓬松卷曲的深褐色发丝下露出一小张白皙的侧脸,只一瞬便又转了回去。芥川突然意识到,他或许刚刚也回过头来望过自己。

这样自说自话的想法让他脸颊发烫。

 

芥川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样的一件事——生来对世事意兴阑珊的少年,第一次感到了心中悸动。

++++++++++++++++++++++++++++++++++++++++++++++++++++++++++++++++++++++

 

我不适合居酒屋这样的地方,芥川想。

他是陪着小银来参加她同学立原的生日聚会的。按说一群未成年人到这样需要饮酒的场合是不太合适的,只因小银和立原总是拌嘴,早上刚因为敢不敢喝酒的问题大吵一架,吵完就拿喝酒打赌。毕竟是孩子,不敢入酒吧,只好带着一群来聚会的孩子上居酒屋来喝烧酒。所幸立原的邻居广津先生是位非常和蔼的老爷子,答应来帮忙看着这群小毛头,不然芥川真会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

别的孩子倒还好,芥川是真的酒量不行,光闻着居酒屋里那股散不出去的烧酒味就觉得头晕脑胀。实在支持不住,他只好拜托广津先生照顾孩子们,和小银打了声招呼,便自己出了门去。

正值晚樱繁盛季,一路上夜风习习,有一片又一片轻盈的花瓣打着旋儿飘零下来。芥川心里忽然生出些浪漫的情怀来,伸出手去接住一片,柔软细嫩的花瓣摸起来仿佛美人的肌肤,使人心生怜爱。

他循着花瓣飘飞的方向走,不知不觉便错过了回家的路径。

 

再远方便是霓虹灯的地盘,没有樱树了,芥川才醒觉过来,停下脚步。他晚上是不爱出门的,即使出也只是下楼去便利店买个包子的地步,从没来过这么远又这么喧闹的地带。街道两旁都是酒吧或者歌舞厅,处处闪着绚烂的灯,走着袅袅婷婷的美人。

芥川哪里擅长应付这样的情况呢,所以他只是恍惚地走在灯红酒绿的街道上,逃一般找着出口。他害怕那些花枝招展的美女向他伸出的手和抛来的妩媚眼波,不知藏在哪里才好。终于到一家店门前,虽然里面也是喧嚣吵闹的,但没有女人的身影,于是他看也不看地便逃了进去。

一进门便有一个左耳上有三粒耳钉的男人叫住了他,上下打量一番,向他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新来的?”

芥川支支吾吾地应付着,他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却觉得非常不妙。处处都是男人,除了喝酒之外,还三三两两地行着譬如拥抱接吻之类亲密之事。他有些想跑,可是男人手一伸就揽住他的腰,手指还不安分地捏了捏,吓得他几乎要叫出来。

“你长得不错啊,是我喜欢的类型,来两杯么?”

“不…不用!”芥川赶紧推开他,仓皇地跑开。这地方对他而言实在太可怖,尽快离开才是上策,他四下张望,想找出去的门。

这一望却有了意外发现——他又见到了那枚让他心跳不已的绿色宝石领结。打着领结的男人孑然一身,用修长的手指握着酒杯,微眯眼睛望着杯中的酒。他那样的姿态一如初见时的轻狂烂漫,令少年忘记了逃跑,只是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他。

 

或许是少年凝望他的目光带着温度,那男人像是发觉了什么,猛然抬起头来。芥川暗暗地吃了一惊,还来不及将头撇开,对方的目光就准确无误地抓住了他。他脸上浮现出笑意。

冒昧的盯着别人看,这样无礼的举动被发现了,实在羞耻。芥川脸红地低下头去,想着那人的笑一定是讥嘲意味的。

他的视角里突然多出一抹黑色,少年抬起头来,发现那人已经带着酒杯来到了自己面前。自那次擦肩而过以来,这是芥川第一次和他如此距离接近。

 

“我请你喝两杯吧。”他说。芥川觉得他声音特别好听,富有磁性。

 

那一瞬,芥川不知为何便忘记了自己不胜酒力的事,只是点了点头表示应允。那男人便笑了出来,没有拿酒杯的手松松地搭在他肩上,带他向吧台走。

在吧台坐定的时候芥川才如大梦初醒一般,有些慌张地拉住刚刚招呼酒保过来的那人的衣袖说明了自己不会喝酒的事。对方脸上的表情颇为惊讶,思考了一会儿,和酒保要了一杯草莓牛奶。这种似乎只有少女才会喜好的甜腻口味听得芥川心里又羞得不行,感觉自己在对方心里就是个幼稚的小孩子。然而他又不得不承认对方眼光很准,他自己的确是喜好甜食。

 

那人一手举着酒杯,一手撑着脸,慵懒地倚在吧台上。他瞥了一眼对面正襟危坐却不由自主地绞手指的孩子,噗的一声笑了。

“您在笑什么…?”

“啊,抱歉抱歉,失礼了。”他晃晃手,“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芥川…芥川龙之介。您呢?”

 

“芥川君啊…”那人又轻轻读了一遍芥川的名字,若有所思,“…啊,我的名字是太宰治。”

 

“太宰…先生。”

 

“嗯。”太宰微笑着点点头。这时草莓牛奶恰好送到,他将那盛着粉红色饮料的大玻璃杯递给芥川,自己抿了一口酒,又撑着脸倚在台上看着他。

我来猜猜,你是第一次进同志酒吧的学生吧?他突然说。

您怎么知道?芥川有些吃惊,急忙咽下口中的甜牛奶后回问。

 

“经常来的哪会这么紧张啊——”太宰放开声音笑起来,芥川虽觉他是在嘲笑自己,但他笑声实在好听,也不必为此犯恼了。

 

你啊,长得这么幼小,还穿着校服衬衫打底,再明显不过啦。太宰笑完,又用手指指芥川在风衣下露出的一部分白衬衫。芥川这才想起自己出门时走得急,随便抓了件衬衫就套上了,这件校服衬衫的纽扣上还有学校的校徽。他心中暗自佩服太宰心思精细,连这样的细节都注意得到。

“…我长得幼小吗?”芥川知道自己身材瘦小。他身体不好,从小东西就吃得少,营养不良导致他十六岁了看起来还像个小男孩。但这一点被太宰说出来,他总感觉有些在意。

“嗯,有点。”太宰这么说着,又将脸凑近他。这里有不少人喜欢学生哦,你这样毫无防备的样子,很容易被盯上的,他说。

芥川想想刚进门时的遭遇,心里一阵不自在。太宰又贴得他那么近,看得他心里发慌。

“…那您呢,也盯上我了?”半晌,他挤出这样的回答。说完他就后悔了,说这种不知轻重的话,绝对要被嘲笑啊。

太宰果然笑得前仰后合,夸张的大笑声听得芥川羞愤欲死。等哈哈哈哈地笑够了,太宰伸手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又恢复了原来那般淡然的表情。

是啊,我盯上你了,所以你要怎么样?他将杯中酒饮尽,突然凑到芥川耳边这么说。

不等芥川作答,太宰便带着捉摸不透的笑意从他旁边抽身站起,未说再见,只是挥挥手作为告别。留下脸红心跳的芥川坐在原位,仿佛那人带着白兰地香气的湿润呼吸还在耳边,搔得内心发痒。

他心猿意马地把杯子里的草莓牛奶喝完,在口袋里摸索一会儿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带钱。酒保仿佛在他脸上看到了窘迫和慌张,笑着对他说刚才那位先生已经付过钱了。

芥川小声说了谢谢,转过头去望向太宰离开的方向,只是纸醉金迷的人太多,他找不到那清澈透亮的绿宝石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回的家,一进家门就撞进房间里栽在床上,舌尖恍惚还有草莓牛奶的味道。


++++++++++++++++++++++++++++++++++++++++++++++++++++++++++++++++++++++

 

自那次酒吧相遇之后又过了一个星期,土曜日中午放学。小银早上就和芥川打了招呼,放学就直接和同学出去玩,免去了接送这一项工作的哥哥于是放慢了出校门的脚步,有意无意地模仿着太宰那样不急不慢的步态。

当但芥川望见太宰正站在校门之外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模仿瞬间就沦为了徒劳。他几乎是本能地加快了步伐,像一只轻盈的鸟儿一样飞到那人面前。

 

太宰依旧带着那样浅浅的笑容,茶色眼眸在正午的阳光下像一块琥珀般泛着光泽。芥川发现他身上也穿着学生制服,外面套着黑色的长风衣,身体的曲线修长而优雅,让人看得入迷。

 

“啊呀,你可算出来了。”他眯起眼睛,长而卷曲的睫毛轻轻颤动。

“太宰先生怎么在这里?”

“路过这一片地方,想起你的学校应该在这附近,就来试着找你。”太宰又指了指芥川纽扣上的校徽,有些得意地扬起嘴角,“芥川君,你下午有空么?”

 

芥川点点头。于是太宰满意地搭上他的肩膀,下午有一场我很感兴趣的书展,不知芥川君是否有雅兴与我同去?

 

芥川平日对什么都冷冷淡淡,唯有读书这一样爱好。太宰说的那场书展他亦有耳闻,既是太宰开口邀请,再无拒绝的理由。于是他又点点头,说好。太宰又笑了起来,说芥川君真是寡言。

 

 

接下来,他们一整个下午都在书架中穿梭,挑了各自喜爱的书籍,亦彼此交流了对文学的看法,才发现共鸣之处甚多,于是连芥川都笑了起来。

想不到芥川君也喜欢契诃夫,太宰说。

我还喜欢莫泊桑,芥川答,他像冰,有时也像冰糖。①

这比喻真可爱,妙极了,太宰说,那我想芥川君肯定会对他这样的一句话很有感触罢——【爱情比死更坚强】。②

我不知爱情是何滋味,不过我想普天下比死更坚强的并不只是爱情,一切热情都会比死更坚强。③

那对死的热情呢?太宰卷了卷自己耳边的鬓发。

那就是例外了。

 

两人也谈天谈地聊了不少其他的东西,芥川不知道自己为何今日好奇心如此旺盛,太宰也不怪他问题多,一直笑意盈盈的有问必答。于是芥川知道了太宰虽然看上去成熟老道,其实也就比他大那么两岁,是在邻近地区读私立高中的有钱人。他的理想是成为作家——理想这个词从太宰嘴里说出来,也如【美】一般轻盈缥缈——在那之前,他打算高中毕业后去东京大学读文学。太宰平日过着随心而行的生活,对学业并不上心,但成绩依旧优异——芥川对此亦不惊奇,他看得出太宰身上散发着拥有异禀天赋的才气。芥川还知道了他有自杀癖,三天两头一兴起就跳河,却生来命大就是淹不死。他住不惯集体宿舍,便独自一人住在家族在这边的别墅里,无奈自己厨艺不精,只能夜夜外出吃喝顺便玩乐。他自己又那样潇洒倜傥,时间久了,在这一片地区也小有名气。之后有关的这样那样的事情听得芥川好不羞怯,只听了个开头便赶紧让他打住。

芥川君是否也觉得我是个风流浪子?太宰嬉笑着问他。

没有,我觉得那是因为太宰先生非常美。

美么,听了这话的太宰思考一般歪了歪脑袋,如果我算美男子的话,那也应该是邪淫的美貌吧。④倒是芥川君啊,像朵野樱一样美得非常天真呢。

您说笑了。芥川更加羞怯,苍白皮肤上透着淡淡的血色,竟真像朵野樱花了。

 

回家的路上经过一家服装店,光从门面装潢的华丽程度看就知道里面所售之物价格不菲。而见到橱窗里展示的白色丝绸衬衫之后太宰却突然眼睛一亮,不由分说就拉着芥川推门进去。

芥川以往并不在意自己的衣着打扮,也不甚喜爱这样款式复杂、华丽得甚至有些女气的衣服。但当他穿着那件带花边的白衬衫从更衣室里走出来,由太宰为他系上亲自挑选的领巾后,他发现太宰在审美方面也是天才。衣服非常合身,穿在身上并无浮夸之感,反而与他气质非常相称。太宰满意地看着他在镜子中的模样,抱着刚挑的黑色风衣去付了钱。

 

晚樱快过了花期,被月光照耀的银白色的道路上零散着粉色的花瓣。芥川看着太宰迈的每一步都避开了地上的落花,长长的风衣衣摆随着他的动作飘飞,那样的画面煞是动人。于是他也学着太宰,注意起地上的花瓣来。明明多了心理上的制约,芥川却觉得自己的步伐从未如此轻盈,的的确确地与太宰的姿态相似了。

太宰回头看他时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捂着嘴笑道,芥川君这样走路简直像在跳芭蕾舞。

 

两人就保持着这样轻巧的步伐,一路来到芥川家楼下。太宰又如上次那般不置告别之词,将装着衣服的袋子递给芥川,便回过身去挥手告辞。

 

“…太宰先生!”

“嗯?”

“…谢谢您。”

 

“没什么,只是直觉告诉我那件衣服很适合芥川君罢了。”

“不是衣服的事…”

 

太宰眼中一闪,从鼻腔中哼出一个带转弯的疑问音。

芥川想想自己心中想说的话,只觉对自己而言过于羞耻,塞在喉咙里腻得发慌。

 

“…谢谢您今天邀请我与您同游…我很高兴。”

 

太宰背着光站在他面前,脸笼罩在阴影里。但芥川在他模糊的表情里,辨认出了嘴角上翘的弧度。

“不用客气。”他说,又迈出了离去的步子。芥川也回身上楼,按下楼道灯开关的一刻,有轻轻的声音飘进他耳朵里。

 

【再会吧。】

                                                                                         

 

++++++++++++++++++++++++++++++++++++++++++++++++++++++++++++++++++++++

 

之后太宰便时不时来找芥川,有时邀他去购书,有时约他去赏花,有时也带他单纯地在城市中漫步。小银也早习惯了哥哥在外活动,偶然见过一位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将哥哥送回家,为其惊艳之余也为哥哥终于交到了朋友而开心。

 

夏季将至,芥川每次见面都替快卒业的太宰担心,生怕和自己出来游乐会误了他前程。太宰只是轻描淡写地摆摆手表示没关系,于我而言与美人同行才是乐趣,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把新的习作拿给他看。

太宰的确笔力了得,写得一手绮丽而深远的文章,一如他本人那般风雅而疏狂。凭太宰先生的才华,确实是直接出道当作家也没问题了,芥川这么想着,也便放心的与他一同游玩。太宰在这样的事情上很有张弛,既不令人烦闷,也不令人沉迷,让芥川很是敬佩。

 

终于等到了暑假。太宰给芥川打来了邀请的电话,芥川君,我家别墅附近新辟出一片公园来,遥望时觉得繁花碧湖风景甚好,明日与我同去赏玩如何?

那自然是好啊,芥川回应道。

啊对了,芥川君,我们试试野餐吧?太宰在那边又开口,一碟小食两盏清酒,也算得上有意趣了。

您喜欢的话我没意见,别喝酒就好。

那头又轻轻地笑起来,说不喝酒的芥川君真是天生的好孩子。

 

第二日太宰叫了出租车来接他,到了公园一看,的确花繁景盛,很是赏心悦目。太宰拎着两人各自准备的野餐篮,走到一片视野开阔的高地草坪上。芥川想上去帮他铺垫布,可对方倒像不在意地上尘泥一般直接坐了下去,那样的做派在芥川眼里倒也显得非常直率可爱,于是他也那么坐下去了。

打开太宰的篮子一看,里面除了两瓶桃花酒,尽是蟹肉罐头之类的速食食品。那人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发,解释说芥川君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厨艺差,已经炸了两口平底锅了,还是去超市买现成的来的干脆。芥川吐出一口拿他没办法的叹息,打开自己的篮子,里面从热气腾腾的无花果茶到放在隔热盒里的冰镇红豆羊羹,各式茶点应有尽有,得到了太宰先生【芥川君的厨艺真是精湛】的赞美。

我就猜到您肯定不会做饭,要是不准备多一点,我们就只能饿着肚子回去啦,芥川有些自得地解释。

 

明明是夏季,太宰的脖子上却还缠着一圈圈的绷带。芥川盯着那绷带看了好一会儿,还是没忍住问他,“您受伤了吗?”

“这个啊,只是装饰品而已。”太宰将绷带扯下一些,露出光洁的脖颈。芥川又问他没事绑这么多绷带怎么不嫌热,他笑笑,又指着芥川身上那套衣服说你不也穿着我买给你的长袖衬衫和风衣嘛。

芥川不知如何辩驳,只能低下头去喝茶。

 

公园里空气清新,还夹着细微的花香,很令人舒心。两人胃口大开,尤其是太宰,一边大快朵颐一边夸奖芥川饭做得不比酒店里的厨师差。

芥川喝了热茶,觉着穿两件衣服有些不适,便脱了外套,露出里面那件精巧的花边衬衫。

“喜欢么?”太宰凝视着他如是问。

“喜欢,太宰先生的眼光真的很不错。”

 

太宰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神情。过一会儿,许是喝了酒,他也嫌两件衣服太热,将风衣脱下来,又扯掉脖子上的绷带和项下的领结,领口的扣子松松散散,露出锁骨性感的一角。

他漫不经心地往草地上一躺。芥川又开始紧张他的衬衫,怕泥土弄脏了它。

“没事的。芥川君你也可以躺下来。”

“……可这是太宰先生买的衬衫…”

“那我就允许你躺下来吧。”他又眯起眼睛笑起来。

 

芥川于是就躺在了草坪上。新种的草还很细嫩,不会弄得他不舒服。他侧过头去,看到太宰曲线流畅的侧脸。那双眼睛依旧望着天空,一如初见时那样天真烂漫。

他想他该说些什么,却不知应该说什么。

 

“您的领结真好看。”

“嗯,你喜欢吗?那就送给你了。”                           

太宰转过头来看他,黑色的丝带连着漂亮的宝石,落在芥川怀里。就仿佛获得了什么允许一样,芥川攥着那个领结,下了一些决心。

 

“太宰先生,您是什么时候注意到自己喜欢…”

“同性么?”

“嗯。”

“这个啊……也不能算注意到吧。对性别我是无所谓的,我随心所欲。”

“那您是什么时候…第一次品尝男孩子的?”

“品尝?是指接吻么?”

“对。”

“嗯…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吧。那个时候我们在聚会,玩得太晚了,我就邀他来我家小住,我和织田就是在那个时候接吻的。啊,织田是他的姓氏。”

 

太宰鸢色的眼睛在眼睫下闪着微光,安静地注视着芥川。

“芥川君呢?”

 

“……我并未爱恋过…也没有这样的体验。……”这样的问题让芥川又烧了脸颊,被太宰看在眼里,又发出意味不明的笑声来。这下他是真的不知如何回应了,太宰实在狡猾,他笑声那样轻而浅,让人来不及琢磨就散去了。

见芥川沉默下来,太宰便又低低地开口,“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芥川君?”

 

啊啊,真的,太宰先生真的太狡猾了。他这样的游刃有余,驾轻就熟,让人觉得自己仿佛就如笼中的困兽,受着他的诱惑,除了往门上冲以外别无他法了。唯有理智才是正道,可他那样烂漫的做派,又让人怎么狠得下心来去寻那应有的理智呢。

 

只有这样了,到了这一步就只有这样了。去爱恋吧,去沉醉于他,此刻的我便是那清滢的浅滩⑤,要为了他而泛起波澜来了。

 

于是芥川微微抬起上身,迎着那人的目光,凑上去轻轻含住他的双唇。就如樱花的花瓣那样柔软,富有弹性的,真实的血肉。他闭着眼睛,只觉唇舌间缥缈的尽是那人齿间桃花美酒的甘醇,就要令人醉倒,什么也不想地将这个吻持续下去了。

只是单纯的黏膜接触而已,只有爱恋能令这样的接触变得甜美,变得难以抗拒。

呜呼,所谓爱恋,真乃高贵之物也。芥川这么想着,松开了太宰的嘴唇。对方的唇瓣被唾液浸湿,泛着温润的光泽。

 

两人不语,只是相视一笑。

 

 

 

当天晚上他们就上了床。在太宰的别墅里,只开着他房间里一盏小小的床头灯。那暧昧朦胧的橘色灯光只令他们恰好看清对方的面孔,而余下的部分便在神秘得让人心跳加速的黑暗里交缠。脱下衣衫的芥川起初是极羞怯的,而太宰仍然得心应手,指尖细细地顺着他身体的曲线抚摸,被亲吻濡湿的嘴唇在耳边吐露出温热的呼吸和安抚的话语。于是那孩子也心甘情愿地被俘获了,连同羞耻心一起褪去,沉醉在初次品尝到的果实的甜美,和被逐出伊甸园的背德的罪恶感里。

啊,爱情是多么奇妙啊,连人类不堪的性欲都能宽恕,是这般高洁又华贵的,芥川这样想着,又揽着太宰的脖颈索求亲吻。太宰是自持的高手,无论他身上的动作如何激烈,脸上仍然是令人心驰的深邃笑容。他细碎地在纯洁无垢的少年身上烙下吻印,仿佛绯红的花朵在不断绽开。我在给予你罪呀,芥川君,他宛若神明般如是说了。那少年只是紧贴着他的身体,以娇娆的呻吟和呼唤回应。

恋爱是受到性欲的诗的表现的一种东西。⑥于是两人就好似追求不灭的诗意一般,不断地继续着寻欢作乐。这样不知节制的行为却不使人心感下作,皮肤下血肉的温度是滚烫而真实的,不需要任何矫饰。连话语亦是苍白无力,与火热的欢情比起来,任何口头上的告白都显得逊色。

 

太宰先生,请您称我为龙之介吧。当终于精疲力竭地停下后,那浑身吻痕的少年喘息着说道。

好啊,他浪漫而温柔的情人这样回应,龙之介啊,你当真是天真无邪极了。

为何这么说?

因为你使我不自觉地感到多愁善感,仿佛对这人世间也多了些求爱的念头了。

 

那向我求爱便是,芥川望着对方的眼睛轻轻地笑了。他觉得自己这话说得大胆,大胆到有些冒失的地步。但那样的感觉,竟使人毫无来由的幸福。

太宰也笑出来,用手指卷住芥川发白的长鬓尾端,凑到唇边落下蜻蜓点水般的吻。

 

睡吧,龙之介。明天早上的晨光便是充满诗情画意的了。他伸出手去遮住芥川的眼睛,那孩子也听话的闭上眼,睫毛从手心敏感的肌肤上滑过。

“晚安,太宰先生。”

“晚安,龙之介。”拉下了灯绳。





前篇共8248字。

①引用自芥川龙之介《侏儒的话·莫泊桑》

②引用自芥川龙之介《侏儒的话·爱情比死更坚强》

③同上

④引用自太宰治《人间失格》

⑤引用自芥川龙之介《侏儒的话·S.M.的智慧》

⑥引用自芥川龙之介《侏儒的话·恋爱》

评论(10)
热度(231)
©梅雨入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