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雨入り

墨觚.
个人介绍详见2017.08.19蘑菇食用说明.

【文豪野犬】【太芥】如果不开空调你会爱我吗?

  • 百fo点文 病弱芥 来自鱼包太太√ @awabi鱼包 

  • 哒宰还在港黑时的事 私心在病弱的基础上加了幼芥设定^q^不知可口否?

  • 标题是我乱起的 不要理它x

  • 好像不够病弱 望太太轻打OTL

  • ooc预警 而且为什么明明应该是病怏怏的感觉 却莫名地写成了喜感【跪】

  • 感觉不像太芥的部分不介意脑补成其他cp 然而在我眼里除了太芥全天下都是纯洁的友谊【正色】

  • 码着码着字在一堆东西里看到没做完的数学卷 天要亡我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走你^q^



++++++++++++++++++++++++++++++++++++++++++++++++++++++++++++++++++++++++++++++++++++++++++++



芥川龙之介已经在病榻上躺了几天了,依旧没获得下床许可。

                         

 

他中暑昏倒已经是几天前的事了。这孩子心眼儿老实,自老师太宰治和他说【你房间的水电费都算在我账上所以你省着点】之后,他可谓把省水节电低碳环保的方针贯彻到底。自入夏以来他就没开过自己房间的空调,大晚上的热得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早上起来还要穿上风衣长裤去训练。这么大汗淋漓地过了几天,本就体质不好的可怜孩子热得胃口也小了,天天跟碗里的饭食干瞪眼,就是没有食欲咽不下去。倒霉就倒霉在他老师和他一样的缺心眼,愣是没觉着他中暑,只当他是这两天挨揍挨多了不高兴,竟也没多管他,顺带还撂他一脸【爱吃不吃】。

芥川心里委屈,晚上更觉热得发慌。就这么无眠地过了一夜,早上起来困得他脑子发晕,刚顶着两个黑眼圈打开房门,就一头栽在地上不省人事。

 

叹足了空调、正打着哈欠走出房间的太宰上来就看见他徒弟像一大滩墨水黑漆漆地软在地上,也是吓了一跳。把人翻过来一看,原本苍白的脸泛着病态的热红,连吐出的呼吸都是烫的,他这才一拍脑袋,哎呀这是中暑了嘛!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衣服一脱盐水一喝就能搞定。然而太宰并没有什么照顾人的经验,手忙脚乱不知道干什么才好。想想还是交给医生来得靠谱,于是他一把抱起芥川就往港口黑手党的医疗室走。即使抱着个人他走得也很快,芥川肉少骨细,轻得像一团没有实感的空气。

一趟检查下来,发现芥川不仅中了署,身上还受了不少伤。几天来饭没怎么吃打倒挨得不少,伤口恢复得很不好,有些地方还发了炎。知道这锅该谁背的太宰心虚,听到医生问他要不要给芥川开几天病假休养休养的时候,他很干脆地点点头答应了。

 

 

于是芥川就住进了一间小小的单人病房里。不过,每天来看望他的倒不是太宰。

 

除了帮忙打点滴的护士小姐,出入芥川病房最多的是中原中也和尾崎红叶两位干部。芥川能乖乖在床上呆着而不逃出去训练,还多亏了两位的苦心劝说。据中也说,他是因为看着太宰那个混蛋这么欺负徒弟太不像个样子,怀着打抱不平的心态来照顾芥川的。问及红叶大姐时,她用华美的衣袖捂着嘴笑,说让这两个人来照顾孩子才真是不像样子。

芥川受了暑热,这几日虽然有在调理,但身体里的亏空一时还难以补足。他皮肤白,又没血色,看着叫人心疼。中也一看到他捂着嘴咳嗽就激动,在病房里跳着脚说要去找太宰干架,总被红叶一句【得了吧你别吵着小芥川休息】噎下去。看着中也气闷闷地出门去抽烟,慈眉善目的大姐姐又回过头来问躺在病床上的芥川有什么想吃的东西。

 

芥川说这几日别的不想吃,只挂念无花果的味道。红叶马上吩咐人去准备无花果点心,又自己去买了好些无花果干回来,亲自给芥川泡茶喝。她的指甲涂着嫣红的蔻丹,圆润润的,映在白瓷壶上很是好看。

 

捧着茶杯的芥川看着她美丽的指甲,有些呆了。红叶正准备将手收回衣袖中,注意到少年的目光,又轻轻地笑起来。

“你在看什么,小芥川?”

“…失礼了…我只是觉得尾崎小姐的手指…非常漂亮…”

 

“这个啊……”于是红叶又大大方方地将手伸出去,展示一般将纤长的手指张开,“这蔻丹是我自己做的哟。”

她望望门外,又发出些感慨,“以前中也那小子还总抢我的蔻丹玩,争着要给我抹指甲。唉——现在长大了,别说帮我涂指甲了,碰都不给我碰一下啦。”

“中原先生…是尾崎小姐抚养长大的么?”

“是呀,小的时候他就非常捣蛋了,天天找太宰打架,让人头疼得很呢。”

 

抚养……么。芥川低下头去,盯着手里捧着的茶盏发呆。有氤氲的雾气飘上来,浸湿了他的眼睛。

“尾崎小姐……”孩子又抬起头来,声音低怯,“太宰先生呢?”

 

 

 

+++++++++++++++++++++++++++++++++++++++++++++++++++++++++++++++++++++++++++++++

 

中也是在去帮芥川买水果的路上遇到太宰的。本来就是一对冤家,何况现在情况特殊,中也一见太宰就红了眼,恨不能现在手上就有一袋苹果照着他的头抡过去。

 

“你个混蛋这些天都死哪里去啦?!一次都没去看过小芥川你他妈还有良心没有?!”

 

听到中也怒气冲冲的质问,坏心眼的太宰首先抬起了下巴,以不屑的眼神配合自己的身高来了个无声的嘲讽。在中也面前他一向嘴欠,“我去哪儿还得和你这小矮子汇报?”

“少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出乎太宰的意料,中也这次居然没抓住小矮子三个字跟他吵,“你就说,你这几天为什么不去看小芥川?!”

 

小芥川三个字在太宰心里刺挠了一下,他也不知为何,只觉得这样的称谓甜得发腻,让人喉咙不舒服。

他觉得那样的喉咙里只能吐出讥嘲的笑和恶毒的语句来,于是他也那么做了。

“我为什么要去看他?”

 

“你……!”

 

“他那里有你和红叶大姐不就够了,还用得着我去伺候他?”太宰微微眯起眼睛,嘴角勾着戏谑的弧度,“啊,你顺便回去告诉我那个笨蛋学生,就说让他好好休息,把身体养好一点,我等着在训练场上揍他。”

 

这话怪里怪气的,说得他自己都别扭。中也简直气得肺都快炸了,也没细想他这话里都有些什么味儿,找半天没找到合适的词来反击,于是干脆对着太宰的膝盖飞起就是一脚。

 

“卧槽我新买的裤子!!死蛞蝓你还真动手!!”

“你这条青花鱼还是快点找个地方去死吧!!!”

 

向太宰咬牙切齿地竖了个中指,中也转身拔腿就走。走了也没两步,他突然又停了下来。

“等等……你怎么知道是我和红叶大姐?”

 

“你管我?”

 

+++++++++++++++++++++++++++++++++++++++++++++++++++++++++++++++++++++++++++++++

 

晚上中也和红叶各自回家,留下芥川一人在病房里。红叶怕他夜里一个人睡不踏实,问他要不要留盏灯,结果耿直孩子到了这儿也不忘节约用电的信条,“不用了,请关掉吧。”

 

“那你好好休息,我们明天再来看你。”红叶漂亮的指甲轻轻一拨,黑暗便从角落里钻出来,瞬间遍布了房间。芥川看着合上的门,听着走廊上两人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直到一切都安静下来,只剩下黑暗低沉的呼吸。

 

中也担心晚上换点滴瓶会打扰到芥川的睡眠,吩咐了护士夜间不给他输液。房间里开着空调,芥川睡了几天仍然不太适应这股不自然的清凉。越把被子裹紧,冷气便越从那些细小的缝隙钻进来。于是他干脆翻身坐了起来,透过从窗户照进来的阴冷月光,盯着自己手背上的针眼发呆。

 

他突然发觉自己有着怎样一双瘦削的手,仿佛只有一层惨白的薄皮包裹着里面的骨头。细细的青筋在那样的皮囊下突起来,有些地方还有着蜘蛛眼睛一般的半愈的针眼,看上去像是什么狰狞的图画。

这个时候芥川不由得想起他的老师。太宰先生的手非常好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即使是握起拳头的时候,皮肤下骨头的曲线也流畅而优雅。

相比下我的手简直就像什么拙劣的残次品,芥川想。

 

芥川心里闷闷的,好似有什么灼热的气息被困在胸腔里,出不来的闷汗一般令人焦躁。他觉得自己的骨头那样生硬,竟硌疼了自己瘦弱的身体。

 

他突然就哭了。这样的悲伤不可名状,却令他更加感到胸中气闷,几乎不能呼吸,让人头晕目眩。

 

“太宰先生……”

 

我真是太没用了,落着泪的孩子这么想。是因为我太愚钝而脆弱,这么轻易地就生了病,又给太宰先生添了麻烦,所以他才不肯来见我的吧。

要是我更加健壮一点,更加美丽一点就好了,这样皮包骨头令人发笑的身体,是无法与先生那般的天才之美相称的。

 

芥川原想咬着嘴唇哭泣,可是牙齿触到下唇的一瞬他又失去了这样的胆量。他觉得自己的嘴唇也是那样单薄而干瘪,不似别人的那般柔软丰满仿佛娇美的花瓣。于是他干脆张着嘴,任由寒气钻进嗓子里呛得发痒,发出又像咳嗽又像抽噎的嘶啸。

 

那清冷而孤高的月亮,就藏匿在层层薄云之后,屏着呼吸安静地听着孩子抽泣的声音。

 

 

待到芥川终于哭得精疲力竭,倒在床上睡着之后,病房的门才被轻手轻脚地推开一条缝。走进来的人脚步像踩着天鹅绒一样无声无息,他静悄悄地来到芥川床前,盖好了他身上的被子。

 

“白天是他们的,只有这样的夜晚留给我。”那人在床边坐了下来,这样自言自语。

他又伸出手去,理顺了芥川被眼泪打湿而粘成一绺的发鬓。他的头发向来疏于护理,又缺乏营养,毛毛糙糙的,摸起来并不舒服。但那人仍然耐心地将芥川的头发梳理好,又捋了捋他短短的刘海,在额头上轻轻地印了一口。

 

“做个好梦。”

 

他转过身去,像来时那样轻手轻脚地向门口走去。芥川却在这时翻了个身,卷翘的眼睫毛在睡梦中一颤一颤。

 

“太宰先生……”

 

来人也只是轻轻地一笑,夜雾般消去了身形。芥川仍然蜷缩在被子里,像是摇篮里熟睡的婴儿,从未受到月下来客的叨扰。

 

+++++++++++++++++++++++++++++++++++++++++++++++++++++++++++++++++++++++++++++++

 

第二天中也和红叶依旧来探视。有属下送了个盖着布的果篮来,说是太宰先生送的。

中也将信将疑地挑了挑眉,把果篮接过来。一揭开布,发现里面放的居然是橘子,有些皮还泛青,光看就觉得牙根发酸。

 

这下漆黑的小矮子都快给气得发白了,他把果篮往红叶怀里一扔,抓起大衣就要出去找太宰算账。

红叶这回也不拦他了,她看着篮子里那些橘子,又看看芥川的脸色,感觉他委屈得都快哭了。

 

“太宰这人也真是够坏的……不来就算了,还搞这样的恶作剧。小芥川你要是不爱吃橘子,我就榨点汁加在茶里喝吧…?”

这孩子实诚,太宰送的橘子他哪怕活吞了都不会扔的,这点红叶知道。

 

芥川点了点头,默默地看着红叶把橘子从篮子里拿出来放在床头柜上。红叶突然停了手,盯着篮子里看。

最下面的东西不像是橘子,她赶紧把上面的橘子都拿了出来。下面一层紫红鲜亮的,都是无花果。

 

 

其中一个特别大的无花果上还贴着字条。

【做个好梦。】

 

红叶拿着那个无花果,再抬头看时,发现芥川苍白的脸上有了血色。





补上刚才忘记的后记:

“中原先生,这几日这病房的水电费……?”

“太宰说算他头上。”

“……那还是把空调……”

“行行行算我头上算我头上!!!!”



后记2:

原本想用红豆沙的梗……但是漫画里看起来芥川是和樋口一起去梅园的时候才第一次吃的红豆沙 所以这里就当他现在还不知道红豆沙的美味吧www

评论(29)
热度(318)
©梅雨入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