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雨入り

墨觚.
个人介绍详见2017.08.19蘑菇食用说明.

【食戟】【阿尔迪尼兄弟】Non Solution

  • 材料作文第四弹 刀糖并进 

  • 胡言乱语 结构混乱 坐等被打OTL

  • 设定两人已经确定恋爱关系 这是一个分手与复合的故事xxx

    用甜梗写这玩意儿我都觉得我在找打

  • 主旨是 就算嫉妒 就算吃醋 就算感觉爱不下去 可我做不到的事情 只有离开你

    ↑玛德好狗血


以上 能接受的话 先打我一顿解解气再开始


++++++++++++++++++++++++++++++++++++++++++++++++++++++++++++++++++++++++++++++++++++++++++++





「Non Solution」


无解。



——在那之前,我总认为无论是什么都总有办法解决的。


++++++++++++++++++++++++++++++++++++++++++++++++++++++++++++++++++++++++++++++++++++++++++++++++++++++++++++++++++++++++++++++++++++++


当大家知道塔克米和伊萨米分手了的消息之后,惊讶得掉了一地下巴。

虽然两位当事人只是轻描淡写地告知了这个事实,但仍然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这简直难以想象。两个人看上去又没有感情破裂,依旧天天一起去上课,依旧合作烹饪配合无间,依旧晚上一起回公寓,过着与以前别无二致的生活。被当作亲情忽悠多年的爱情长跑好不容易有了个好结局,好端端地分什么手啊。


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是吵了一架,觉得不合适做恋人,就结束了。塔克米如此解释。


总说当局者迷,可现在当事人理智得不行,感情处理得像砧板上的肉一般精细利落,旁观者便也不好过问。


“……不难过吗?”


“我没问题啊,哥哥的话一定也没事的。毕竟总会有办法的嘛。”伊萨米笑答。塔克米的眼光此时正越过他被暑月蹉跎消瘦的脸,投向不知所止的远方。


大概的确是结束了吧,看到他们如此状态的人们想。


++++++++++++++++++++++++++++++++++++++++++++++++++++++++++++++++++++++++++++++++++++++++++++++++++++++++++++++++++++++++++++++++++++++


——你其实根本就没有在喜欢我对吧?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哥哥明明就一直在逃避我。


——伊萨米才是一天到晚在胡思乱想些不知所谓的东西。


——如果是幸平的话才和哥哥更相配对吧。我只是一直跟在你身后的弟弟而已,从来就没有被当作恋人放在你正眼里对不对。


——所以说这种事情还要我说多少遍?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曾经也觉得不是我想的那样。


——你这是一厢情愿地在玷污我的感情和你自己的信任。


——如果现在我离开你,你会和幸平在一起吗。


——就算我说不会,你也不会信。


——那分手吧。


——之后呢?


——总会有办法的。


++++++++++++++++++++++++++++++++++++++++++++++++++++++++++++++++++++++++++++++++++++++++++++++++++++++++++++++++++++++++++++++++++++++



总会有办法的。


从小两人彼此之间就经常说这句话。仿佛什么魔法的咒语,只要说出来的话,解决事情的方法就会自然而然地在脑海里跳出来。煮过了火候的红酒章鱼也好,不小心掉在地上的雪糕球也好,因为别扭与嫉妒的心意爆发的争吵也好,没有心思做的普通学科宿题也好,“总会有办法的”。


不就是失恋嘛,多喝热水少喝酒,多做正事少跳楼,谁不会啊。

这么想着的塔克米甚至想给自己来个爽朗又正能量的微笑,缓解一下周遭落入冰点的气氛。夜晚的沉默总是显得格外尴尬,分手之后回到家他和伊萨米从来都没有一次完整的对话,他甚至知道这两天对对方说的最长的一句话是“我下去买盒冰淇淋吃”。



没有什么话好说的。当一个人习惯于对恋人吐露甜言蜜语的时候,其他所有的语言能力与话题都会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他和伊萨米之间又是如此熟悉,如此默契,所有的事情都不需言语,而偏偏这个时候言语的缺乏又显得那么恶意。

总会习惯的,他想。


伊萨米那边也是云淡风轻,该吃吃该喝喝,一吃完饭洗完碗就躲在空调房里不出来。

空调启动的声音一响塔克米就知道这一整晚都看不见他的脸了,两个人又开始分房睡,互不干扰,毫无交流。



“总会有办法的。”伊萨米说,“好好地过着各自的生活就好了,反正一切也和之前没什么区别。”

“是啊。”



办法就是沉默,充耳不闻,视而不见,互相不招惹。



“你们这样不行啦……迟早连兄弟关系都要僵掉的。”去极星寮聚会的时候,文绪婆婆悄悄地和他们这么说。

两人只是报以沉默与微笑。


总会习惯的。塔克米再一次对自己的心这么说,他关掉客厅的灯,准备回房就寝。

这个时候那边传来扭开门把手的声音。在黑暗里,轻轻的脚步走近来。


塔克米准备再次开灯。


纤瘦的手臂环住腰肢,柔软的发丝在颈边留下轻飘飘的触感。


“哥哥。”


“什么事。”

“原谅我。”

“然后呢?”

“复合吧。”


“这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想,”埋在肩上的人开口,“总会有办法的。就算和哥哥一直不说话也好,一直僵持着也好,互相防备着也好,总会有办法习惯的。我想了好多办法,拼命地做菜,拼命地看书,拼命地闭上眼睛。我以为我可以的。”




我总觉得什么都会有办法。可唯有失去你的爱这件事,无法可想。








——“我也一样。”


评论(4)
热度(55)
©梅雨入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