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雨入り

墨觚.
个人介绍详见2017.08.19蘑菇食用说明.

【文豪野犬】【太芥】谈恋爱的时候开黄腔和耍流氓有没有区别 04

  • 呃…怎么说呢…这章…不仅短…而且比较莫名其妙xxxx

    莫名其妙到我都不知道我在敲什么x

    强行解释为凑两人份的回忆杀篇章…要打请轻OTL

  • 不为什么 就是心疼中也【捂心口

  • 过两个星期期末考作业多到飞天…最近心情和健康状况又不那么好…文质下降请多见谅【土下座

  • 依旧OOC预警


以上,能接受的话,走你


++++++++++++++++++++++++++++++++++++++++++++++++++++++++++++++++++++++++++++++++++++++++++++




在到棒球场之前太宰都还在担心一件事情——大家都衣冠楚楚【划掉】西装革履的真的好吗?万一球没接着西装裤子先来一发boom shakalaka怎么办?

到棒球场之后太宰发现要担心这个问题的只有他自己——因为芥川打棒球根本就站在原地不动!



“准备好了吗——去吧精灵球!芥川赏我拿定了!”

“我也不会让步的,太宰先生!”


咻——


“……球呢?”

“啊,好像搞错了什么……(吐出来)”


与其说是棒球游戏,不如说是太宰和罗生门在对掐。偶尔罗生门还吐他一脸球。

这么看了足有两个小时的中也终于没忍住打了个哈欠,心里暗服这两个人这都不嫌无聊真是有一套。跟他一起来观战的红叶大姐半途跑路带镜花去吃汤豆腐了,某芥川迷妹又在那边看得一脸心醉神驰魂都快飞走了铁定听不见别人说话,找不到人实况吐槽的中也烦躁的不行,远远地向太宰勾了勾手指。

太宰倒是很快过来了,只是下场之前还不忘虐虐单身(二十二年的)狗,揉揉芥川头发在脸上啵一口【先去休息一会儿吧我很快就回来爱你宝贝么么哒】好好地腻了个歪,气得中也一时语塞竟不知道该骂他什么好。


“我说太宰你浪费劳资时间呢?你们这是打棒球吗这这这……啊?”终于找着词的中也悄悄地向芥川·从没碰过球棒的棒球手·龙之介的方向一指,“保♂健♂知♂识也不教,正经棒球也不教,闹哪样?”

“我们高兴,你爱看不看(嘲讽.jpg)”

“卧槽你当我爱看你个半死不活的青花咸鱼在这被棒球糊脸啊?!”对面的芥川仿佛卖金坷垃的米国人一般投来一个【不要打架 不要打架】的眼神,两个人很给面子地回了一个保证不打死对方的手势,“……喂,我说真的啊太宰,你不会就打算和我们小芥川一直这个状态耗下去吧?(小声)”

“什么你们小芥川,是我家小芥川!(小声)”

“太宰治你能不能别老他妈抬杠?!”


那边的樋口代替正在喝水的上司举了个牌:再吵吵一人喂一袋金坷垃。


“所以中也你们到底是想干嘛……?”太宰压低声音,表情复杂,“你们不会就这么想看小芥川踏进成年人的领域吧!真是罪恶啊!”

“你最没资格说这话!”

“你能不能不吼啊我都快脑浆炸裂了……行了别扯没用的了快挑重点说,你们到底是想看什么?”



这下中也却愣住了。


对啊,到底是想看到什么呢?

在很久之前当大家都察觉到芥川看他老师的目光不对劲的时候,心里都只希望这个乖孩子最后能遂己愿和梦中情人走到一起。现在皆大欢喜了,对于这种柏拉图式有爱无性的状态两个当事人也没有多大意见。那么,到底是哪里让人觉得不对了呢?


“哦——我懂了!”

太宰突然双手一拍,把正走神的中也吓了个够呛。

“一定是蛞蝓你对我家可爱的小芥川图谋不轨又下不了手然后才怂恿大家一起意淫我的小天使对不对!噫我虽然知道你是个混球但没想到你竟是个如此罪恶的男————”

“cnm你脑子有毛病啊你才图谋不轨你全家都图谋不轨!!这破事劳资不管了谁爱管谁管!!”



操心操到碎的港黑部首席保姆愤然地站起来扭头就走,迈步前还不忘给旁边的太宰狠狠来一脚。



走远到都看不见人影了,还听见远远地传来一声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吔屎啦太宰治!!!!



++++++++++++++++++++++++++++++++++++++++++++++++++++++++++++++++++++++++++++++++++++++++++++++++++++++++++++++++++++++++++++++++++++++



对于芥川龙之介来说,那是些不明白也自觉不应该明白的事情。

很久之前——差不多就是刚被太宰先生带回来的时期,他曾经跟着太宰出去应酬。这样的交际场合从来不缺浓妆艳抹、弥漫着各式各样香水气味的美女,更不缺一个得心应手、遍撷群花的太宰治。


他也见过装成醉酒模样的太宰搭着妩媚妖娆的女子,在酒店门外挑着恰好的时间和绝妙的气氛给她一个长久而缠绵的亲吻。

他当然也见过太宰带人出去开房的场合。对方只是轻描淡写地把公寓钥匙提前交给他让他晚上自己回去,转身就搂住美人的纤纤蜂腰融入一片灯红酒绿。当然,每一次的女人都不一样。

偶尔在那之后的清晨,他起身离开卧室,发现对方正衣衫整齐地卧在沙发上熟睡。脸颊上可能有过的吻印已经被擦去,沾着唇蜜的纸巾胡乱地揉成团被丢进垃圾桶。当然,每一次的唇蜜颜色也不一样。


如果不是他确信自己是一个人回到的公寓,他会觉得可能太宰先生根本就没有在外夜宿。因为那些美女根本没能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翩跹过的痕迹。


芥川曾经问过太宰这样的问题,太宰先生,喜欢那些女人吗?

当然啊,我喜欢全天下的美女哦,能和我一起殉情就最好啦。


但是我不爱她们。一个都不爱。


——那为什么还会对他们有如此举动呢?

——你不懂这些。

——对于太宰先生而言喜欢和爱的区别如此大吗?

——你也可以这么说。

——说来在这个在这个方面我倒做得可以和美女相媲美哦。女人呢,是将晚上睡觉后的时间和白天的时间完美分割开的生物①。我也和她们一样,不仅把肉♂欲和爱情完美分开,把喜欢和爱也一样泾渭分明地分开——然而很多人是将这些东西混为一谈的。


总之啊,太宰往沙发上一躺,视线毫无目的地投向苍白的天花板,芥川你要知道,我可能没有【爱】这样的机能。我喜欢自杀,喜欢殉情,喜欢各种各样的女孩子,但也只是喜欢而已。我对于她们毫无热情可言。


所以亲吻和爱抚也只是毫无热情的、对某样物品施以的地狱般的怜悯吗?芥川想。


如果有一天太宰先生也对我施以那样的爱抚,我反而会怀疑他的感情吧。所以只是这样就可以了,停留在安全线外,让那些奉承美人的举止见鬼去吧。

如果他亲吻我,我反而会觉得他不爱我。这样算是病态吗,算是畸形吗,算是不正常的情感吗。

我甚至庆幸他不曾用轻佻的口吻教导我那些他们称之为【黄段子】的,逗引性♂欲的玩笑话。

我既想与他毫无距离,又想与他保持一定距离,只有在这样的安全距离里我才能说服自己去相信他。这样的想法,真是罪恶啊。



爱情是这样的东西吗。还是说,向我说过【我可能没有爱这样的技能】的太宰先生对我来说,就应该适合这样的情感呢。










后记:

那一天,芥川仍然没能学会打棒球。



后记2:

气冲冲去喝闷酒的中也喝醉了,打电话和红叶哭诉如下:

“呜呜呜呜呜呜大姐你管管他你看他现在简直欺负人啦脱了团了不起了要和太阳肩并肩了呜啊啊啊啊&(…(…*&*&*…*&…我ctn的太宰治呜呜呜呜呜呜……”

是时候给中也找个女朋友或者男朋友了,红叶看着旁边正喂镜花吃油煎豆腐的小老虎如此想。


后记3:

“上本垒不就是打棒球吗,为什么他们要笑我,伐开心要福泽先生亲亲才能起来。”

——From:难得知道些除了侦探之外的生活知识却还是被嘲笑 非常生气的乱步先生



注①:依旧来自太宰治《人间失格》


评论(8)
热度(152)
©梅雨入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