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雨入り

墨觚.
个人介绍详见2017.08.19蘑菇食用说明.

【文豪野犬】【太芥】只要结局不尴尬 怎样都不尴尬(下)

  • 接上篇 这篇由于早上起得晚+作业写不完+空调坏了热得灵魂出窍等各种各样的破事干扰 写得很仓促xxx

    结构混乱之类的不足之处请多担待呜呜呜【土下座

  • 不要在意最后为什么强行掰成哒宰生贺x再单独写生贺我就真的不要写作业啦OTL

  • 强行发糖 强行虐狗 献给愿意看下去的你【正色【打你啊

  • OOC得我快哭了


以上 做好把我往死里打的物质和思想准备后 走你


++++++++++++++++++++++++++++++++++++++++++++++++++++++++++++++++++++++++++++++++++++++++++++



总而言之,现在是只能拿着太宰先生的手机了。

芥川本来还想着把手机给对方送过去,不过还没等他下床对方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顺便一说,看着屏幕上仿佛飘着粉红小气泡的来电显示【リュノスケ❤】,被备注的本人感到十足的别扭。


“喂,太宰先生?”

“早安我的小睡莲花,睡得还好吗?”电话那边传来熟悉的声音,用一种甜腻腻仿佛抹了糖霜的语气,芥川甚至可以想象他开口的时候嘴角带着怎样缱绻的笑容,“身体有没有不适的地方?”

“…嗯…还好,只是头还有一点痛,我想是宿醉吧。您现在在哪?”

“在船上…抱歉啊早上起晚了走得太匆忙…打搅到你的休息了吧?”

“没有…我没事,不用担心。”

“怎么可能不担心啦…累的话就再多睡一会儿哦,没关系的。”糖果一般的声音被放低,轻轻地被吐露出来,恰好能被耳朵捕捉到,“あいしでいるよ。”



芥川感到自己的脸有点烫。


“あいしでいる。”


那边的太宰耐心地等到他说完才挂断,在忙音响起前还不忘送来一声宠溺的轻笑。被这一声笑逗弄得脸红心跳的小天使一下子愣了神,许久才意识到通话已经结束的事实。


不过,难得拿着太宰先生的手机,要不要看看里面有些什么?

一直没碰过别人的——更别说太宰的——手机的乖孩子芥川发现这样的好奇心思一旦被挑起,就很难再压抑下去。他双手合十做少年祈祷中的姿势,把脑子里一息尚存的那个说【这样不好吧】的小人彻底掐死,然后抓起手机又解除了屏保。

不得不说,比起认真工作严谨自律几乎不玩手机的芥川,太宰的手机内容确实要丰富得多。一进图库就能看到满屏相册,照片还不少,芥川随便挑了个标题【吃了就能抓七彩草履虫】的神奇相册点进去。


…我去,怎么全是蘑菇。

其中一张图的蘑菇还格外眼熟。芥川想起有次太宰跟嗑了药似的一边手舞足蹈一边闯进港黑部(只是个外号,这部门不叫这个)的办公室,不由分说就抓起他桌上两个无花果,一边阴笑一边蹲在办公室门后。突然他就站起来把无花果往外一扔,被正好进门的中也踩到滑了个四脚朝天,他就在旁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个没完。大家叫上侦探部(也只是外号)的老友们一起七手八脚把他擒住,在他大衣口袋里搜出来就是这种蘑菇。

看来是毒蘑菇了。芥川面色凝重地从相册里退出来,有点后怕,不知道这么多毒蘑菇会不会看了就让人中毒。


剩下的几个相册芥川没敢细看,光看标题就不像有好东西。真是的,到现在还一天到晚要自杀自杀殉情殉情的,就算只是玩笑话我听着也是会不好受的啊,芥川想。

一种无名的失落慢慢地弥散开。他们两人确实是在恋爱没错,可是这个词对于太宰先生来说有没有想象中那么深厚呢,【龙之介】对于他来说又有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明媚呢。


想要按退出键的手指却不小心滑错了地方,在跳出来的选项里芥川看到了【查看隐藏相册】这样的词句。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点了下去。

隐藏的只有一个相册,标题是【My chekov】①。

芥川记得自己似乎在哪看过这样的词。


相册里几乎全是芥川龙之介,甚至还有他刚被太宰先生捡回来时期的相片。有一些两人的合照,但更多是他在照片里一枝独秀——有他小心翼翼用勺子去挑红豆沙表面那块椰奶凝乳的照片,蜷起身子大半张脸埋在枕头里熟睡的照片,剥无花果的照片,学着用茶匙往茶杯里放方糖的照片,还有一些好像不是那么对头的照片……要不是对方是太宰先生,芥川简直开始考虑要不要拿着这个相册去报警。

之所以说相册里几乎全是他,是因为最后一张照片的内容是一份手札。仅是寥寥几句,看得出是太宰的笔迹。



「——“然而若是舍弃‘被迷恋的痛苦’等等俗语,而是换用‘被爱的不安’之类文学词汇时,未必就能将忧郁的伽蓝夷为平地了,想来真是奇妙无比。”②


若是如此,或许我也应该将这样的情感归结于“迷恋的痛苦”吧?这样,想必就能令两人远离忧郁的伽蓝。」




——如果是我的话,也许会更喜欢和你一起待在忧郁的伽蓝里也说不定呢?


于是退出相册之前,他把标题改成了【被爱的不安】。

要是被发现这样的小手脚的话,太宰会是什么反应呢?会笑着叫我小笨蛋吗?芥川不由得如此想。



++++++++++++++++++++++++++++++++++++++++++++++++++++++++++++++++++++++++++++++++++++++++++++++++++++++++++++++++++++++++++++++++++++++


那边的太宰自然也没放过芥川的手机。哦我的天这孩子到底是要有多乖啦,游戏也没有,相册里信息记录里也尽是些公事或者两人共享的内容。真是不给自己留空间啊。


这样不行,这太没意思了,回家我必须得给他下两个手游来玩玩。闲得发慌又找不到wifi的太宰已经冒出了收起手机去刷自杀手册的念头,不过放弃之前他或多或少抱着点不甘心的味道把所有文件夹都翻了个底朝天。这一翻不要紧,只是他一个不小心在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点进了一个更不起眼的备忘录。


一看,maya,是日记。



这下说风是风说雨是雨的太宰先生竟有点犹豫,怎么说这也是别人的小心思哎跟个偷窥狂一样看一遍是不是不太妥啊?写在这部手机上的难道说是传说中少女心满满的恋爱日记?那看不看呢?万一小芥川别的不管就特别在意这个呢?万一他生气了呢?万一他生起气来连橘子都啃呢?问题搞不好会很严重诶!

但最后他还是从了自己强烈的好奇心。我就看一篇,意思意思,真的,我就看一点点。嗯。




——和太宰先生一起去吃了梅园的红豆沙,很合我的胃口。

       和樋口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她好像非常憧憬地说,“啊,那个确实很好吃呢。——老实说,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有一天能做给喜欢的人吃。”

       为喜欢的人烹饪是这样值得期待的事情吗?这么说我是不是也该学一下做饭了。

       毕竟太宰先生除了醉蟹③什么都不会做嘛。


——至今我仍然觉得那是种莫大的幸福——我应该是第一次在日记里用这个词,太宰先生曾经说过这是种狂妄的言语。

       但我认为这个词之后也会不断地在我的日记里出现。

       太宰先生对我的接纳是一种予人法悦的光,我为此而幸福。

       这样的语气和天真烂漫的妙龄少女倒有点像了。


——我曾经会自问,为什么会受到如此大的恩惠。

        现在我不觉得有问这样问题的必要了,事实就是存在于那里,没有解释的必要。

       就是这样不顾人想法而自由存在的事实,才与绝对的喜悦相衬。

       让我在这里试着说这句过于浪漫的话吧,“我爱他。”


——“恋爱的征候之一,是揣想他过去爱过多少个女性,或者是爱过什么样的女性,而对想象中的某些人感到漠漠的嫉妒。

          恋爱的另一种征候,是对发现和他相似的面孔的极度敏感。”④



——为了太宰先生我需要一切。

       但是有他在身边的时候,我竟觉得自己什么都不需要。




“太宰你一个人偷偷摸摸躲在这里干什么呢?”身后突然传来国木田独步的声音。

按下开关触发屏保,太宰笑容满面地回头答道:“在探索某位花季少女的秘密花园——嘘,还请千万别跟小芥川告密哦?”

…呃,不过国木田好像误解了什么,脸上带着不明的红晕瞬间转身大步离开,嘴里还在念念有词“太宰人渣”之类的东西。



这么打发走了国木田的太宰又打开屏保,默不作声地把所有的【ださいさん】都改成了【オサム】。

什么嘛,这样不就像那些故意在犯罪现场留下线索的犯人的恶趣味了吗,他自嘲。

被发现的话,小笨蛋会是什么反应呢?会咬着嘴唇生闷气吗?太宰想。



++++++++++++++++++++++++++++++++++++++++++++++++++++++++++++++++++++++++++++++++++++++++++++++++++++++++++++++++++++++++++++++++++++++



当天晚上,芥川正准备就寝的时候,又听到那个诡异的来电铃声。

明天无论如何我得把它换掉,他想着,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


“喂,太……”

“喂,太宰先生,晚上好~”那边传来的声音格外明快,抢在他之前问候了“太宰先生”。

“…真是的您干什么呢……”

“欸——这明明就是太宰先生的手机号码没错嘛,我是你可爱的芥川龙之介小天使啊☆”


噗,听到对方用这种轻飘甜腻语气自称是自己,感到有点羞耻的芥川忍不住笑出了声。


“那好吧,龙之介。”他试图学对方平日的语气,“你现在在干什么?”

“在给亲爱的太宰先生送上睡前的问候和晚安吻哦?”

“好,谢谢你我的小天使,你也要早点去睡觉才行。——我可是很担心你的。”


这简直就是满足自己【被太宰先生关怀】的小心思嘛,太宰在电话那头笑着想。


“啊,在那之前我还有话要和太宰先生说。”

“嗯?”


“——生日快乐,太宰先生!”

“——你也生日快乐,小芥川。”


那边传来一阵满意的笑声,然后“芥川”又换上了低轻而深情的声音和语气,“那好吧,晚安太宰先生,啾。”

“……嗯…晚安,龙之介。”

“あいしでいる。”

“あいしでいるよ。”





宿醉有时是会延续到第二天晚上的,对吧。芥川龙之介摸着自己发烫的脸颊想。





END.



①出自太宰治《斜阳》中和子写给上原先生的情书

②语出太宰治《人间失格》

③其实是酒煮蟹罐头【x】美其名曰醉蟹

④语出芥川龙之介《侏儒的话》


评论(5)
热度(175)
©梅雨入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