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雨入り

墨觚.
个人介绍详见2017.08.19蘑菇食用说明.

【食戟】【阿尔迪尼兄弟】A lump in the throat

  • 材料作文第三弹 真·短打

  • 明明是个甜梗 却写得像把刀【跪着剁手

  • 主题是【表白前的心理】 第一次玩塔克米第一人称 有点不顺手xxx

  • 感觉要被打OTL


以上 做好把我往死里打的物质和思想准备后 开始


++++++++++++++++++++++++++++++++++++++++++++++++++++++++++++++++++++++++++++++++++++++++++++



「A lump in the throat」


如鲠在喉。



——无论是什么,塞在喉咙里总是不好受的。


++++++++++++++++++++++++++++++++++++++++++++++++++++++++++++++++++++++++++++++++++++++++++++


“唔…!”


喉咙的某个地方突然传来一阵令人不快的钝痛,好似有什么细小的伤口。

抱着确认的目的吞咽了一口唾沫,得到了清晰的不适感作为回应。


我知道自己喉咙里卡着什么。


听到我声音的伊萨米这个时候也望了过来,左眼盛着惊讶,右眼盛着担忧。


“哥哥怎么了?”


我默不作声地张了张嘴,指着自己的喉咙。那股钝痛让人不由得感到焦躁,恨不能尽快摆脱为好。


“是鱼刺吗…?”

“嗯。”

“诶,怎么会?!”


我知道他在惊讶什么。

盘子里的鳕鱼是那样的雪白细嫩,有着整齐的纹理。里面不可能有鱼刺,因为今天的鱼肉是伊萨米处理的,他向来都会极仔细地挑出里面的鱼骨,连细小的部分也不会留下。

这一点我一直都看在眼里,不会有错。


他有点慌张,凑到我的面前观察着我的咽喉。

“看不到鱼刺…卡在很深的地方吗?”

“我不知道…感觉不深。”

“这样会很难取出来啊…”


言语被吐出的同时,那令人烦躁的不适仿佛也被挤到了喉咙口。

要是能干脆地吐出来就好了,我想。


伊萨米拿来了黑葡萄醋,紫里泛黑的液体非常冰冷,从喉咙里滑下去的时候我甚至感到了麻痹感。

那块东西,lump,还在那里。



我觉得他已经快哭出来了。

可是,又不是他的错。


“哥哥对不起…我疏忽了……”


他这么说着,低着头,没有看我。

钝痛又隐隐约约地从伤口传达到大脑,嘲讽我的无能为力。


我知道卡在自己喉咙里的到底是些什么,也知道大概明天、后天、之后的许多许多日子,都会被这样的东西卡住咽喉。


不一吐为快的话,是没有办法的。

无论是什么东西,塞在喉咙里,都是件痛苦的事。



——比如说,“我喜欢你”之类的话。

不吐出来的话,就是最顽固的鱼刺。





++++++++++++++++++++++++++++++++++++++++++++++++++++++++++++++++++++++++++++++++++++++++++++++++++++++++++++++++++++++++++++++++++++++



最后我嘴对嘴地把这块鱼刺吐给了他。


评论(2)
热度(47)
©梅雨入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