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雨入り

墨觚.
个人介绍详见2017.08.19蘑菇食用说明.

【文豪野犬】【太芥】谈恋爱的时候开黄腔和耍流氓有没有区别 03

  • 这篇……呃……算是回忆杀成分……吧【跪

  • 为什么画风骤变呢……因为我晚上就要回学校了 非常悲伤【哭

  • 下星期回来就会变回欢乐撒糖的 相信我【正色

  • 啊好不想上课啊cryyyyyyyyyyy

  • 又一个星期舔不到芥芥和哒宰了好绝望

  •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 不如跳舞 上学不如跳舞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走你



++++++++++++++++++++++++++++++++++++++++++++++++++++++++++++++++++++++++++++++++++++++++++++



虽然太宰用文艺如诗人的词句热情如演说家的的声调有声有色地向红叶大姐解释了他的苦衷,但深知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破桶马菲亚一枝花回到办公室后自动自觉地过滤掉了不必要的抒情成分,为大家将太宰的演讲稿简明扼要地概括成一句话,


“这次,真不能算是太宰先生的锅。”


以中也为首的一干人几乎是拍案而起,背锅之王不背锅那天理还何在啊。


“因为小芥川完全听不懂他的性♂暗♂示嘛。”


一脸【哦原来是这样啊可以理解可以理解】的人们又安静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可这下轮到一直坐在旁边掰无花果吃的当事人表示不服,即使自觉这样的口吻有点破廉耻但还是义正言辞地提出了反驳,“我知道性♂暗♂示这个词什么意思啊。”


“那小芥川你知道上本垒了?”——刚才还在和太宰谈人生没get到这边情况的红叶

“啊,不是打棒球吗T_T”

“……那你知道sdhkad和hdkahduen和sdhkaeudekdnbadga吗?”代替满面生无可恋的红叶发问(以及话音刚落就被暴打)的鸥外先生


芥川又不说话了。



“原来那个混蛋太宰还是这样的好人啊……带了你这么多年除了工作技巧还真的什么都没教过你?”——比红叶更加生无可恋脸上写着【三观难保】的中也

“正是。”

“那归根究底这还是青花鱼锅啊!”中也表示不按着【混蛋太宰不教芥川应♂该♂知♂道♂的♂事♂情→芥川有关知识严重不足→听不懂混蛋太宰暗示→卡进度】的思路强行推锅的话他就会被气死。


一旦进入【Whose pot】的哲(♂)学思辨范畴,就会引发对一系列其他问题的思考。

樋口想:“步入暗之妖精的领土的芥川前辈还是芥川前辈吗?”

银想:“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是哥哥还是因此是哥哥所以不知道呢?”

红叶想:“对于小芥川来说听不懂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中也想:“我不管,都是太宰的错。”

森先森想:“啊,好想看本子啊。”

于是办公室又迎来了长久而尴尬的寂静。


最先打破僵局的不是中也,是芥川。



“……听不懂你们刚才说的话,会有什么问题吗?”洋裙天使一脸【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的表情,“我觉得,太宰先生,什么都没做错啊。”



++++++++++++++++++++++++++++++++++++++++++++++++++++++++++++++++++++++++++++++++++++++++++++++++++++++++++++++++++++++++++++++++++++++


老实说,即使是现在,太宰治仍不知道到底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芥川。


很多年前他从乡下捡了个小孩子回来,小孩子还顺便带了个妹妹。当时他看这孩子虽然衣衫褴褛瘦瘦小小年纪轻轻就白了发梢,但还算是眉清目秀(啊 虽然没有眉毛)看着也挺机灵,是棵好苗子,心想好好培养的话或许将来会是职场一把好手反正自家老板手段高人脉好雇佣童工完全没有问题,于是一个冲动就把人家拖家带口的领了回来。

叫芥川龙之介的孩子确实没有辜负太宰治的期望,这孩子不仅聪明有能,而且心眼老实特别听话。唯一的不足就是身体不好,即使在太宰家包吃包住好饭好菜,也没长多少肉,长了一点个子之后更显得整个人瘦削而骨感,以至于知道这孩子其实只小自己两岁的时候太宰魔怔了好一会儿。


太宰调教下属向来是不留情面的,就算是自己捡回来的孩子也不会成为例外,动辄加班加到凌晨两三点回到家还要收拾屋子。不过芥川确实特别能吃苦,而且——至少太宰当时觉得——脾气特别好,从来没抱怨过什么,就算被责骂也只会平顺淡然地回一句,“我很抱歉,太宰先生。”


真是个好孩子啊,虽然太宰从来不当着他的面这么夸他。


为什么从来不夸奖他,其实太宰自己心里也没有答案。或许有,只是出于这样那样的目的不愿去承认。芥川其实最渴望的是什么,他非常清楚,因为那双眼睛根本骗不了任何人。芥川能学会的从来都只有太宰教他的东西,而太宰没有教过他骗术。


「太宰先生,请夸奖我一下吧。」


为了逃避那双会说出这样言语的眼睛,他甚至有一段时间故意疏远与芥川之间的距离。洋裙小天使毫无疑问地为此伤心了很久,然而那双眼睛还是非常诚实地在每一个瞬间向他投来渴望认同的目光。直到芥川成长得可以独当一面,直到同事织田去世、他跳槽到对面部门,这个目光都没有变过。

一次都没有。


太宰也不知道这个目光为何会让自己心慌意乱,他也不想把这种心慌意乱联系到某些暧昧不清的念头上。然而人间的情感就是如此,越是想要涂抹成说不白道不破的样子就越发明晰,他知道这是一个心里阴沉的人对天真烂漫的孩子的愿望的畏惧,是他对人世间最后的求爱,是连棉花也不敢碰的胆小鬼的恋情。(注①)

在一个他认为恰当的时机,他向芥川表了白。芥川也很干脆地承认了其实他早就知道的事情,“我也喜欢太宰先生很久了。”


不过,在一起之后,芥川龙之介却还是那个让他心慌意乱的芥川龙之介。

他太过于忠诚乖巧。恋爱开始后太宰学会了夸奖他,虽然有时非常言简意赅一笔带过,但是芥川非常满足。太宰甚至觉得他现在就是一个没有欲望的人,从很久以前开始这个小天使就在一堆恶友中出淤泥而不染,不近女色,烟酒不沾,天天就是工作,吃饭,工作,看太宰。现在尤为如此。


当尾崎红叶问他“为什么不教小芥川那些东西呢”的时候,他感到一种不明的语噎。

对啊,为什么呢。


【爱就是欲望啊。(注②)连欲望都不让他明了的你,算是爱他吗?】

——太宰治如此扪心自问。


他并不是没有过体验的人,在把芥川捡回来之前他就已经开始过上一种不时流连于花丛的生活,听过别人的呻吟,看过别人在快感掌控下各式各样的表情。色♂欲也不过就是如此的东西,人类的本能而已。


可他是龙之介啊。那个纯洁无垢,只会乖乖听他的话,用渴望得到认可的目光注视他的龙之介,太宰治从来没有——既不想也不敢——去想象以他为主角的旖旎画景。所以他从来没有在芥川面前提过关于那个方面的内容,像是故意要把他从锁着本能的门前推开一样。

这或许就是红叶说的【不忍玷污】吧。



“我哪里舍得呢。”



“这对于小芥川和你来说,真的是好事吗。”

“……我不知道。”



++++++++++++++++++++++++++++++++++++++++++++++++++++++++++++++++++++++++++++++++++++++++++++++++++++++++++++++++++++++++++++++++++++++


下班的时候,太宰刚准备收拾收拾东西到对面去接他可爱的小洋裙,对方就已经出现在了他办公室的门口。

身后还带着罗生门。


“太宰先生。”


他翻着一双三白眼,以非常认真的表情注视着太宰。罗生门从后面一左一右分开两只手,左手托着几只无花果,右手托着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棍子。


“请教我打棒球上本垒吧。”





所以说打棒球是要用球棍和棒球的啦龙之介——

魔怔的哒宰先生哭笑不得。






后记:

“尾崎小姐,你有没有看到我煮夜宵擀面团用的擀面杖啊?”

“好像被你家前辈拿走了……(笑)”


后记2:

下班之前——

“你们一群小子反了天啦在这名正言顺翘班!都不想拿工资啦?!”

↑来自 和大家一起聊八卦突然意识到还没下班一群人就在这神吹胡诌的森鸥外先生


注①:化用自太宰治《人间失格》

注②:来自《海猫鸣泣之时》,原句的用词是【肉♂欲】


评论(5)
热度(204)
©梅雨入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