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雨入り

墨觚.
个人介绍详见2017.08.19蘑菇食用说明.

【食戟】【阿尔迪尼兄弟】【虐】最后的晚餐

  • 如题所示 是虐的x

  • 颇意识流 多对话 内容混乱风格诡异x

  • 世界观有非人类世界元素 前情是伊萨米意外感染了食人病毒 因为害怕伤害到塔克米而离家出走 不放心让他一个人于是决定回家让塔克米知道这件事情 然而塔克米出门寻找他的时候偶然看见他的食人场景x大概就是这样x

  • 轻微血描写 解剖自身的自杀梗来自洛天依的【女王】

  • 其实是考试挂科心情苍凉导致写啥都BE的产物o<----<

  • 考最惨的试 喝最烈的酒 刷最难的题 【哔——】最野的狗

  • 上面两句不要看

以上 能接受的话 调理阅读开始

++++++++++++++++++++++++++++++++++++++++++++++++++++++++++++++++++++++++++++++++++++++++++++

这样下去不行,必须告诉他。

就算什么办法都想不出来,他也一定要知道。


他会理解的,他一定会理解的,他是我双胞胎的哥哥啊。

这么想着,离家出走数日的伊萨米终于抬起了犹豫许久的手,转动被汗浸湿的钥匙。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伊萨米。”从厨房里传来哥哥塔克米熟悉的声音。

其实伊萨米一进门就嗅到了厨房里的香味。是那种牵动着他辘辘饥肠的,他苦苦追寻的香气。

但是这种香味出现在这里,有些奇怪。


“我正在准备晚餐呢,啊,也准备了你那一份哦。”塔克米的声音再次传出来,飘进伊萨米被食物的香味搅得有些乱的思绪,“来帮帮我的忙。”


再没什么不妥了,一切都这样正常。他说的话,他的声音,和印象中没有不同。

就这样走进去,告诉他我想要传达的东西,然后,就会像无数次无数次经过的那样,他会理解我,支持我,陪伴我。

一直以来不都是这样的吗,就算是这样的时候,也一定会是这样。


厨房里的香味过于诱人,伊萨米都觉得自己迈进门的脚步有点过于急迫。哥哥正在搅拌着锅里的什么东西,有肉类油脂的浓郁香味,混杂着番茄的清香。

气温有些高,伊萨米看见他额头上渗出的汗珠,顺着美丽的脸部曲线向下流。他回过头来,金色的柔软发丝在脸上投下浅浅的一层阴影,蓝色的眼睛就在那层阴影里,深邃地向自己投来笑意。


“来帮我切肉,我这里腾不出手来。”

“……你在做什么,哥哥?”

“是你喜欢吃的东西哦。”

“你知道?”

“我为什么会不知道啊,别把你哥哥当笨蛋啊。”


他说的没错,他正在烹调的确实就是自己最喜欢吃的东西。切割妥当的细腻肉块经过了处理,被塔克米放进锅里,汤汁不一会儿就散发出一种馥郁又温柔的甜美气息,让人的胃袋都心甘情愿地为之颤抖起来。

有些滴滴答答的杂音,伊萨米从塔克米身后走过,关紧了水龙头。它一直很安静。


“内脏还是扔掉?”

“嗯,用不上了。”

“还要肉吗?”

“你能吃得下的话就再切一点吧。”


伊萨米觉得自己下刀的速度比平常都要快。肉质是那么的精细,他觉得他简直可以生咽下去。


“这几天都在外面,挺辛苦的吧,毕竟是夏天呢。”有着优雅指尖的手指伸进伊萨米的发丝里,轻轻地抚摸,“冰箱里有薄荷樱桃冰糕。”

“嗯,我不在家的时候,你有好好照顾自己吗?”

“当然有啊,不然我怎么还能这么精神地在这里给你准备晚餐呢?啊,冰糕也给我留一口。”


塔克米张嘴的时候,伊萨米清楚地看见他柔软的舌尖。

是一种看起来就很美味的绯红色,各种意义上。


但是,提不起食欲。


“……你明明不用准备的。”

“那怎么行,几天没见到你了,好不容易等到你回来,当然要好好吃一顿饭啊。”咽下了嘴里清凉的那一块东西,塔克米又将视线转了回去,注视着自己锅里正炖煮着的鲜美肉类,“你瘦了。”

“是啊,我回来得太晚了。”

“也不是太晚,好啦,别那副表情了,搞得我还以为我做的东西不好吃了呢。”


怎么可能不好吃啊。伊萨米刚想这么回答他,但还是收住了嘴。他看见对方额头上又濡湿了一层。

塔克米抬起手抹去了额头的汗,发丝上留下了些污渍。金色配上逐渐氧化变深的红色,让伊萨米想起两人小时一起去吃的浇着柠檬甜酱的草莓冰淇淋。


他走过去,搂住对方纤细的腰肢。怀抱里的人传来轻轻的呻吟。

“痛吗?”

“有点……你这样会弄脏衣服的。”

“本来就干净不到哪去,让我再抱一会儿吧。”

“拿你没办法。”


塔克米轻轻地笑出了声。听到笑声的弟弟只是沉默地把头埋在他肩上。

他的身体温暖过度了,那是一种逐渐浸透,慢慢扩散的温暖,一直穿过自己的衣服,渗进自己的皮肤。


这口锅大得出奇,让人感觉甚至可以躲在里面。里面的东西迟迟不熟,慢慢的加热让味道不断地浓缩。塔克米又加了些肉进去。

那种让人渴望得有些抓狂的香气让伊萨米觉得自己差不多就要疯了。


锅里的东西开始沸腾,翻滚着可爱的气泡。塔克米舀了一小勺汤汁,盛在试味碟里。

“你尝尝?”

“不了,反正你做的所有的东西我都会吃掉的。”

“不给我更多赞美了?”

“你是我最棒的哥哥,你给我做的是最棒的晚餐。”伊萨米又把头埋在了哥哥肩上,“现在这些话对你还有意义吗?”

“意义非凡。”


关掉燃气,塔克米侧过身去,伸出手抱住自己的弟弟。他已经长成一个挺拔的大男孩了,在他面前显得有些娇小的兄长第一次因为这种事情笑了出来。


“喂喂你别哭啊…收拾一下准备准备桌子,这东西趁热吃比较好吧。”

“你也会吃吗?”

“我看着你吃就好了,我不是很饿。”

“你也没有可以放东西的地方吧。”

“真是的,别说出来啊。”

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连告诉你这件事,都来不及啊。从喉咙里,发出这样的嘶吼。

得到的是无比平和的回答。我觉得,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


—你要做的就是把我留在这里?

—怎么会,我永远地就活在你身边里啊。

—你是活在我的体内吧。

—也可以这么说啦。


对不起。

道什么歉呢,怎么说我也是你哥哥啊。


“快去吃饭吧,这可是倾尽阿尔迪尼厨艺的最棒的晚餐哦?”

“我抱你出去。”

“不用了。”他脸上的微笑让伊萨米想起家乡花园里盛开的玫瑰,鲜红色,带着娇艳的水滴,“我出不去了。”

“我现在扶着你吧。”

“也好。啊,这里的肉,你也可以吃掉哦…”


他沾染苹果色彩的雪白指尖,理顺了额前因为浸湿而有些凌乱的发丝。


“要尝第一口吗?”

“我很乐意。”


手搭在塔克米白皙的脖颈上,伊萨米向他露出一个也像苹果一样的笑容。

在苹果色彩的簇拥下盛开成一朵雪白苹果花的少年轻轻垂下眼睫。


〖Buno appetito.〗

++++++++++++++++++++++++++++++++++++++++++++++++++++++++++++++++++++++++++++++++++++++++++++++++++++++++++++++++++++++++++++++++++++++

FINE.

2116字.

评论(3)
热度(16)
©梅雨入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