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雨入り

墨觚.
个人介绍详见2017.08.19蘑菇食用说明.

烟草与魔鬼

乱七八糟过激背德嗑嗨了的戏作 标题是随手取的 

我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个写爽文送给自己作十八岁礼物的人(



烟草与魔鬼

 

   

 

女孩子在晚上九点的时候终于约到了Mr.8 mile。把手机往被褥上随意一甩,她开始平静地收拾东西,沐浴更衣,梳妆打扮,喷了些橄榄香水的脖颈上悬一条小小的项链,银色的野蔷薇吊坠在锁骨曲线汇集的一点盛开。她还试图用卷发棒弄出一头波浪,无奈笨拙,浪花尚未掀起便已平息作罢。十点钟的时候她平静地打开家门,那个人站在门外看着她。

进来吧,她说。高跟鞋踢踢踏踏的,蝴蝶结在踝骨上摇摇欲坠。于是她又说了一次,这次声音轻了些,怕惊飞她的蝴蝶——进来,进来吧。

 

她的Mr.8 mile于是走进来,走进了蔷薇的子房里。被比沾了露珠的花瓣还要更加暧昧的粉色窗帘保护着的这里很是柔软且寂静,理应叫人悲伤了。然而谁也没有悲伤,谁也不会悲伤。这个年轻的未熟的天真烂漫的女孩子只是平静地用涂得亮晶晶——然而凑近看就会看见第一次涂指甲油留下的杂乱的痕迹——的手指甲拨弄着自己的长发,一丁点虚假也不带地说,谢谢你啦。

 

这个温柔却稚嫩的第一次迎来贵客的房间里什么都杂杂乱乱的,来不及收起来的内衣皂和蕾丝袜带不合时宜地出现在裸露的地板上,与高跟鞋缠绵翩跹,香水瓶则沉迷在天鹅绒的枕头里。然而谁也没有在意,谁也不会在意。时间紧迫,时间紧迫,请注意及时游乐——充当了观景平台的房间嘻嘻哈哈地笑道。那么好吧,让我们欢声笑语纵情放歌,让我们忘却宇宙飞跃银河。欢迎来到世界上最狭小的游乐园!You'd better lose yourself!叫布鲁斯和比波普都见鬼去吧!我们要看的是洛丽塔和彼得潘,是Avalon和Neverland,是透明的热气球和彩虹色的瀑布,是牛乳树和滴水观音,是欧石楠,薰衣草,金合欢,六倍利。啊,稍微也请看看她的年轻美丽的脸吧——悄悄地撒个谎也没关系,凑在她耳边说就好,说你是不灭的费雯丽。这样的话,女孩子平静得像是停滞了的心说不定也会迎来狂喜。这是爱情吗?这当然不是爱情。然而因兴奋而战栗的指尖还是不小心抓破了不知何处痴狂的土壤,于是许许多多的花与梦一同涌出来,温暖得几乎要叫人哭泣起来了。好热,好焦灼,好痛苦,然而也好软,好快乐,好幸福,像是被什么丑陋却温柔的怪物禁锢住了,年轻的未熟的天真烂漫的蔷薇花于是不知所措地摇头晃脑,脑浆几乎就要自子房中炸裂出来了。What the hell's going on? Can someone tell me please?孩子们呻吟喘息歇斯底里,因而这不堪的哀伤终于也还是惊飞了蝴蝶,于是槲寄生的胎内下了一场盛大的鳞粉雨,雨滴敲在金鱼的鳞和硝子水槽的壁上噼噼啪啪响。叮当叮当叮叮当,浪漫主义的恶魔诗人继续歌唱——莎士比亚看见了,哈姆雷特看见了,奥菲莉亚在盛开着水百合的银河中溺亡,裹着轻轻的长纱安眠的她坠落在繁星的碎屑之上,乳白色的脑浆果真浸透了这温柔却稚嫩的蔷薇子房。谢谢你啦,谢谢你啦,最后她也只是对Mr.8 mile这么说。

 

实际上,这个平静的、停滞在了少女时代的女孩子暗自很是得意了——她刚刚完成了太阳系中最过激的一场犯罪,且无人能够谴责她。她蔑视伦理道德,蔑视生死爱恨,蔑视苍然老去的世界,因为她此刻还那么的年轻。她想现在应当鸣枪祝贺,并且装模作样地高喊谢谢大家——这是一项多么叫人热血沸腾的丰功伟绩!于是稍微飘飘然起来的女孩子鼓起花瓣似的湿润又柔软的唇,来接吻吧,这是最后的高地。她想她接下来会尝到薄荷和柠檬糖霜,那是更年轻一些的时候她的梦的味道——然而她的舌尖捕捉到了苦涩的焦臭的烟草。

啊!她倏忽惊醒,她不再平静,也不再年轻。Mr.8 mile吸了烟,那他还是那个美丽的薄荷与柠檬糖霜孕育出的Mr.8 mile吗?这场犯罪成功吗?真的伟大吗?啊啊,不对,全都不对。如果我的共犯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个人的话,这一切不就都是失败了吗!是肮脏了,不洁了,彻彻底底地衰老了!我不可能再成为费雯丽和奥菲莉亚了!于是她开始撕扯头发,并且用绝望的卵巢呕吐。层层叠叠的花与梦坍塌的那一瞬间她就看见了魔鬼,魔鬼从美丽的少年的身躯里爬出来,他的头颅上还沾着尚未擦干净的脑浆和金鱼体表黏液。这个散发着焦油和乳胶气味的魔鬼笑道:少女,你将于今夜死去。仅这一句话就足以杀死她——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已将老去的她和她的少女时代一同碾碎,而她甚至还未曾来得及作最后的祷告。英俊的老魔鬼点着了烟草,悲伤地幸福地几近疯癫地看着八公里外乳白色的浓雾升腾,那是蔷薇的烟火熊熊燃烧。谢谢你啦,谢谢你啦,最后他也只是这么说,而被他杀死了的少女拒绝听到。


评论(6)
热度(19)
©梅雨入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