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雨入り

墨觚.
个人介绍详见2017.08.19蘑菇食用说明.

【文豪野犬】【太芥】你的颜色

2017.07.14关键词:在完全的黑暗之中





你的颜色

 



我爱上了你的眼睛;

你的眼睛晓得你的心用轻蔑把我磨折,

对我的痛苦表示柔媚的悲悯,

就披上黑色,做旖旎的哭丧者。

 

 

那个男人偶尔也会读这样的诗。如果我说,鄙人没想到您也会对情诗感兴趣,他就会笑嘻嘻地回答我:芥川君,我可也是会读侦探小说和园艺手册的。

 

这么说的时候,太宰先生,我的老师,正坐在一个绚烂的世界里看着我。

这里是港口黑手党的领地,身为黑手党干部的太宰先生,却拥有着一间如此色彩斑斓的办公室,这向来叫我困惑。书柜色彩斑斓,吊灯色彩斑斓,就连天窗的玻璃也镶得色彩斑斓。那极彩的玻璃穹顶总会让我联想到教堂和沉默的圣母像,但太宰先生绝不是个宗教信徒。

总之,他坐在那里,模样倒也和教堂里的圣像有几分相似。我与他对视,所以能清楚地看见,即使坐在七彩的穹顶下,他的眼底仍然是一片完全的黑暗。

 

于是我想,神说世界不再需要光了。

 

然后神从座位上走下来。

现实一点,那是穿着飘逸的黑色风衣的太宰先生向我走来——但感觉上,更像是我走近了一团漆黑的夜雾。身处雾之都中的我像一介看不到光的孤儿,试图在他的眼睛里找到一点光和影。那是理所当然会失败的,因为我想起来我自己也是一身无明的黑。

 

太宰先生带着酸化了的彩虹糖似的笑容说,芥川君呀,黑色的芥川君。

 

他每次这样说的时候我都会看着他,血管里流动着纯粹的黑的我的老师。太宰先生也是黑色的,这样一想,就会感到一丝隐秘的骄傲。

 

这个琳琅世界是多么的璀璨,而我却和太宰先生一路。光是这样的荣耀,就足够支撑我在黑暗中前行。

太宰先生于是又笑着唤道:芥川君。

鄙人在您的眼前。我站在那片完全的黑暗中说。

 

 

 

我爱上了他的眼睛。

这当然是有点做作的玩笑话,至少由我来说的话当然如此。然而说句实话,芥川君的眼睛,实在叫人感兴趣。

 

浑身上下都非黑即白的这个孩子像是从我的影子里走出来的造物,甚至比我看起来还更单调更不解风情一些——虽然是我一手打造他至此的。芥川君是那种拍了相片的话会显得像是灵异事件的人呢,我时常不无恶意地这样取笑他,然后我愚钝又自尊心性的学生就会反唇相讥,说鄙人本就是太宰先生手下一名恶鬼。

暗影缠身的男人,港口黑手党里时常有人暗地里这样称呼我。那倒也不是什么惹人生气的话,事实本就如此,我是连血管都是黑色的男人,我从脏兮兮的贫民窟里带出来的芥川君也不免如是。他黑衣黑目黑头发,往我面前一站,叫我好像看见了雪后屋顶上黑漆漆的一只鸦。

 

但这样的芥川君,有着一双不可思议的眼睛。

 

接下来要叙述的事情,有些叫人不好意思。我,是个坏心眼的人,被正确疏远的男人,自然是没有办法正常又妥当地去教导自己的学生的。所以我打他——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在打他;嘲笑他——通常情况下是殴打的附送品;偶尔还亲吻他。

芥川君实在是个好孩子,不过这夸奖的话我愿永远保密。他倔强又坚韧,而且聪颖得几乎可称作是本能,但要当着他的面说这种话就实在太露骨了。当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藏起心中某些温柔的褒美的时候,我就会亲吻他,假作羞辱地施予他变了味的怜爱。芥川君,几乎回回都会因此生气,于是我的目的就算是达到了。我,实在是个太过阴暗的老师。

 

然而,我仍然相当沉迷这样的小把戏——啊,这种迷恋自然也是做作的玩笑话。

要问为什么的话,就看看芥川君那奇妙的眼睛吧。

 

时间地点无视,前因后果忽略,简洁的剧本里只剩下黑色墨水写就的寥寥几行字。我扯着芥川君的领巾将他拽到我的面前,比我矮上一个头的我的学生于是仰着脖颈紧紧地盯着我,即使他和他的黑色风衣都安安静静服服帖帖。我松开他的领巾,用拇指和食指卡紧他瘦削的下巴,并且在接下来的两到三秒内完成一个冷冷淡淡又意味不明的粘膜接触过程。

这个单调的不解风情的犟小孩在这样的过程中从来也学不会闭上眼睛——或者说,是有意为之,而我也同样。两个其实年纪也没多大的大男人在不知名的暗巷里睁着眼睛接吻,听上去实在是有够不浪漫,但那也没什么所谓的。

因为,他站在我投下的阴影里,黑漆漆的我俯视着黑漆漆的他,因而能够从那对清澈透亮得可说是孩子气的眼睛里看见我们头顶的风景。路灯与飞蛾,月华与流云,还有亮闪闪的飞机航灯。芥川君黑色的眼睛里,色彩斑斓。

 

芥川君,你在哪里?

鄙人在您的眼前,他这么作答。于是和他站在一处的我,即使周遭全然是黑色布景,也彷如身处一片绚烂的颜色之中。

 

 

如果太宰先生要我成为黑,我就成为黑。如果太宰先生要我成为恶,我就成为恶。

我将竭尽一生,与太宰先生步于一途。

 

这当然不是能说出口来的话,尤其是面对性情吊诡的我之师。然而他又是那么透彻人心,他望着我的眼睛的时候,我会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在透明水槽里被剖开。

卑劣,而且悲哀。

 

然而太宰先生——永远站在夜幕之下的太宰先生——只是向我微笑。我站在他投下的阴影里,暗暗地希望自己能够变得再暗澹一些,说不定就能完全溶解在他的影子中。那当然是不切实际的想法,好像看见了这个想法的太宰先生向我眯起眼睛。这样看去他的眼睛会显得更深一些,茶褐色的虹膜背后全是深沉的黑色。

 

芥川君,黑色的芥川君。他在永远的夜幕中向我招手。

色彩斑斓的世界里他却只站在那个没有光的角落,而我向那个方向持续行走。

 

卑劣,而且悲哀。

 

而我义无反顾。值得永远敬爱的我之师亦然。

太宰先生呀,我闭上眼睛呼唤。于是光华璀璨的世界里,只留下一片完全的黑色。

 

 

 

 

黑是美的本质,我那时就赌咒,

一切缺少你的颜色的都是丑。

 



①②均出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你的颜色》

芥川是黑中之彩 太宰是彩中之黑 大概是这个意思……吧(:3【心虚



没头脑和不高兴的意识流 试图短篇复健但是失败了…结构混乱情节瞎扯意味不明还跑题 你们打死我吧(:3

评论(4)
热度(86)
©梅雨入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