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雨入り

墨觚.
个人介绍详见2017.08.19蘑菇食用说明.

【HP】【百合】月光花

  • 百合 短篇 爆冷拉郎邪教 OOC预警

    cp:卢娜·洛夫古德×芙蓉·德拉库尔 

    Luna Lovegood × Fleur Isabelle Delacour


    向女神交粮 (,,• ₃ •,,)  @羊汤脂沸 

    【放出来我就羞得赶紧逃跑



++++++++++++++++++++++++++++++++++++++++++++++++++++++++++++++++++++++++++++++++++++++++++++


月光花盛开了?

不,那是花之女来了。

 

芙蓉·德拉库尔来到花园的时候,卢娜·洛夫古德早已经在那里。今夜的月很好,比起银白更接近水蓝的月色在天地间浸出一片清亮的湖来。

她就坐在那儿,坐在湖中央,好似和月光花一起溶化在了温暖的湖水里。

这里是海滨的贝壳小屋,自然是没有湖的。于是芙蓉开始思考这关于月亮与湖的联想究竟从何而来。后来她知道了,那来自于卢娜的眼。

 

她一直觉得卢娜的眼睛很奇妙,正好像银白月光下发亮的湖水的颜色。其实银灰色眼睛的人无论是在霍格沃茨还是在布斯巴顿都很多,漂亮的眼睛也不少见——或者对媚娃血统的芙蓉来说漂亮这个词和平凡无异。

但或许是因为这对银灰色眼睛的主人是卢娜。

芙蓉当然知道别人都叫她疯姑娘。这个疯姑娘的大眼睛总是恍恍惚惚,飘飘然地望向谁也不在的地方。但那正是她的奇妙之处——她正属于一个谁也不在的梦一般的世界。

 

芙蓉走向她。仍在身在梦与湖与月光中的她并没有回头。

——啊,芙蓉。她却忽然开口了,那声音也是飘飘然。

 

其实直到刚才芙蓉都怀疑自己在做梦。卢娜此人太过飘渺,让人觉得她不应该出现在此处,而她又的的确确地出现了。按说月光花也不应该出现在这样的海滨的,那此处不就只能是梦境了么?

看到她回头时耳垂上摇曳的红萝卜耳饰,芙蓉想,啊,这会子我真的进入到这个梦里来了。

 

说起来,这个梦究竟是从何处开始的呢?就连是谁先提出要到此处来也都想不起了。芙蓉到了这里,卢娜也到了这里,于是就相遇了,似乎要解释的话就只能是这么简单的事。

 

魔杖。卢娜突然开口。

嗯?

芙蓉的魔杖呀,里面是有媚娃头发的吧?卢娜转了转她那对大得出奇的眼睛,于是溶化在月光里的花朵也跟着摇动。这么说的话,要说那魔杖是头发应该也可以?那就可以很自然地别在耳后了!

 

这实在是意味不明的发言,芙蓉很想反驳说会把魔杖别在耳朵后面的只有你卢娜而已。但是那个女孩子正吃吃地笑,她笑起来的时候眼里的月光好像玻璃珠子似的闪闪发亮。

在仲夏夜的月光下翩然起舞而使男人陷入迷恋是媚娃的本事,而在这盛开得几乎缭乱的月光花丛中什么都不做就使她陷入迷恋是卢娜的本事。

 

迷恋,这个词听起来很让人害怕。或者不如说,那听起来让人疯狂。

月光教人疯狂,花也教人疯狂。大抵这世间一切美丽的事物都教人疯狂,或者不如说教人疯狂的这种属性本身就叫做美丽。

 

说起来,芙蓉的头发也真的是非常漂亮呢。一直坐在地上的那孩子站起来,一步一步地向自己走近了。银亮又柔顺,好像月光下的湖水呀。我第一次见到你的头发的时候,怀疑过月光其实是流体物质的这件事哦!

真正像月光下的湖水的是你的眼睛啊,卢娜。

 

呼呼呼,你这么说的话,我也很开心。

 

她终于走到自己面前来了,这个月光花做的妖精似的女孩子。

她说,芙蓉,你真好看。

 

芙蓉迄今为止收到的关于美貌的褒奖数不胜数,好看,这已经算是最低一层的赞美了。但这个词由卢娜说出来,还是令人怦然心动。

 

可为什么心动呢?她芙蓉早已不再是年轻的少女,她已经嫁为人妻。而面前的这个少女,终究一日——那或许也不是很久以后的日子了,也将嫁给别人。她们之间不应该也不可能有爱情。

然而她无法想象卢娜出嫁的场景。或者说,与他人相恋的那一刻她就不再是那个奇妙的卢娜·洛夫古德了。这想法很荒唐,甚至很自私。就算这么想也没有用的,她不会再变成少女,卢娜终有一日也不会再变成少女。悲哀与不安阻挡不了老去的时间,月光会被太阳煮热消失,花朵也会失去娇美的容颜。她再怎样迷恋这个奇妙的女孩子,也无法避免失去的结局。

 

……但那孩子是卢娜啊。

 

是月光啊,是温柔又哀伤的月光。

 

而这片月光在花朵盛开的夜晚,用比世界上任何冰雪和糖霜都更迷人的语调呼唤她,芙蓉。

 

芙蓉,我喜欢你。

 

比任何少女都更加清滢的少女撒娇似的亲吻她的发丝。芙蓉,我在这里呀。

 

啊,想起来了。这个梦从何处开始。每一夜每一夜每一夜每一夜,月光花盛开的时候,这个梦就开始了。每晚的梦境都是相同的,她们在这里相遇,每次卢娜都会赞美她,赞美她湛蓝的眼和明亮的发。卢娜会说,芙蓉。

 

我爱你呀。

 

我在这里,和月光花一起盛开在这里。

而她回答,我也是,卢娜。

 

这是月光花的造梦术吧,为无法相爱但仍然互相迷恋的少女和曾经是少女的人造出的,短暂逃离的梦。

悄悄地,不被任何人发现的梦。

虽然难过,但仍然叫人怜爱。

 

到了明天,这些月光花就会凋谢。说这些花朵盛开的时间本就属于幻梦,应该也没有问题。花朵溶化在月光里,而少女溶化在梦里。

在此处相见的事,到了明天也会忘记的。或许会被当作不可能发生的事罢?那也无妨。因为此处真真切切地存在着她和她和月光和花。






FIN.

【配合月光花花语食用应该风味更佳??

评论(1)
热度(11)
  1. 梅雨入り梅雨入り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月光花冰窖
©梅雨入り | Powered by LOFTER